實習醫生的辛酸史---豈只是挖宿便而已

鴨嘴大夫想不透,漂亮的空服員不過是給殘障客人擦個屁股而已就驚天動地,身心受創,恍若世界末日,至今仍餘波盪漾。擦個屁股雖不是什麼光榮史,好歹助人為快樂之本,早就該放下了。

為老人挖宿便家常便飯,不以為苦

其實大家都不知道,家屬把病人交給醫護人員照顧,不是只有打針吃藥手術這麼簡單而已,病人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要顧及。把屎把尿自己家人都嫌髒,但有誰知道,住在慢性病房的植物人,或臥床無法下床的病人,只要三天以上不大便,大便必結後,軟便藥,瀉藥,連灌腸都徒勞無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最後只有勞動萬能的實習醫師---銀蛋,規定只能用一手帶一層手套進去肛門裡挖,一個一個病人輪流,一股腦兒挖出積重難返,塞堵在肛門口的一大坨硬綁綁的乾大便,都必須由銀蛋手動排空之後,後續大便才能暢通,源源不絕。

挖宿便雖不是什麼光榮史,銀蛋職務在身,也沒有什麼可報怨的,自然也不引以為苦。但見有酸民還譏說,「誰叫您要當醫生?」也有酸民說「工資不成比例,醫生愛錢死好!」其實真的是外行到無可救藥,如果不是求知若渴,銀蛋自己怎會心甘情願扒糞?如果說比工資,當年實習醫生有供餐供宿已經感激如涕了,銀蛋都是義工,還有什麼薪水可拿?真是外行人講的屁話。長庚醫院做到總住院醫師,薪水都比病房的護理長低,與空服員旳高薪更是天壤之別,銀蛋還有什麼得比的呢?銀蛋要不是好為人醫,幹嘛淌這種混水?雖不會引以為榮,但至少不會引以為苦,也絕對不會引以為恥。

難道只有醫生是天生歹命?

當年派在中山北路舊馬偕醫院實習,鴨嘴大夫好歹也是名列前二十名的書呆子,才能派到馬偕醫院,自然不敢怠慢。通常輪值內科的銀蛋忙到半夜,待各病房十二點的靜脈針都打完了之後,過了午夜12點,還要橫跨一片空地到對面的慢性病房,住院病人包括許多臥床不動的植物人。大家都盛傳空地上有鬼出沒,膽小如鼠的鴨嘴大夫也只能硬著頭皮,也責無旁貸要跑過去病房挖宿便,反正銀蛋也實在累得像鬼一樣,早已不成人形,不知誰怕誰。

尤其病房大夜班護士小姐看到銀蛋救星來了,歡欣鼓舞樂不可支,一向有如隱形人的銀蛋不禁自我膨脹起來,蓋有時骨科當助手時銀蛋要負責抬腳,人還要躲在消毒包布裡面,當苦力又不亂動,生死未卜。如今好歹身懷挖宿便絕技,作為病人救難英雄,護士小姐的救星,此時銀蛋不知不覺也很有尊嚴的光榮起來,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人飢己飢,人溺己溺

不過,現在看到漂亮高貴的空服員替殘障病人客戶擦個大便,就驚天動地身心受創,鴨嘴大夫才猛然感覺當年銀蛋,犧牲奉獻不為人知的委屈。不過後來1997年起,老爸中風加上老媽肝癌四期,由內在美的台獨鴨嘴大夫一人配三位尼佣接到家裡親自照顧,自願當24小時的無薪特別醫師時,兄弟姐妹都無人知曉,中風植物人的老爸大便是怎麼解決的?

重點是三年來,有誰知道,鴨嘴大夫默默無聞挖了三年宿便,減少老爸老媽多少不必要的痛苦,其他家人可能連挖宿便都沒聽過。身為醫師,照顧自己的病人,職業所需都沒有話說了,何況是自己恩重如山的父母。只有等到有一天,兄弟姐妹大家都老到七天以上必結不大便時,才會想到請教鴨嘴大夫,當年老爸便祕是如何解決的?

醫生也是廣義的服務業

政府官員老愛說要當人民的公僕,表示政治人物也是廣義的服務業,可見醫帥護士是服務業,空服員也是服務業。職業不分貴賤,誰不是人生父母養的,不能以收入多寡來看不起醫護人員,認為挖宿便就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而嬌滴滴的空服員光鮮亮麗,偶爾替殘障人士擦個屁股,就會身心受創?鴨嘴大夫不禁懷疑,當年銀蛋時是否應該也要發出Me too的抗議,算算舊帳?

其實在習醫的過程中,醫生有多少不為人知數不清的辛酸小事,甘苦無人知,但知合理的是訓練,不合理的就是磨練。多年媳婦熬成婆,就是出師當上主治醫師,或自行開業了也不會好過到那裡。1996年當了二十多年產公,鴨嘴大夫半夜起來接生,說習慣了半夜起床就不會引以為苦,其實都是騙人的,那一次鴨嘴大夫不是捶頭頓足,發一陣起床氣才捨得離開溫暖的被窩?那一次鴨嘴大夫不後悔當初為什麼不去榮總耳鼻喉科?當時又考上了高考公共衛生醫師,具公務員任用資格,現在說不定如今還當上了衛生署長呢,何必那麼辛苦一覺難求,從未一覺到天亮。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其實世界上那一行那一業不辛苦?鴨嘴大夫半夜起來接生時,自農安街住家走到民權東路一段診所,不到十分鐘的路程,走在有如不夜城的林森北路,舶來品店,夜店都燈火通明有如白天,半夜二三點了大家都還沒睡覺,這些店員老闆不辛苦嗎?運將也忙著招呼載客,上班小姐也在路上打情罵俏,醉態可掬,連診所樓上的牛郎店也仍响著碰恰碰恰的音樂,擾人安眠,警車也不時呼嘯而過,警員也必須挑燈夜戰…。想想鴨嘴大夫接生忙完了,至少還可以躺來休息一下養精蓄銳,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何苦之有…?

反倒是現在鴨嘴大夫的自費門診沒病人可看,沒產婦可接生,鴨嘴大夫閒得發慌;經濟不景氣,自費VIP門診門羅雀岌岌可危,蓋民眾非到危急存亡關頭,不肯自花銀子看病。幻想有一天,長榮空服員拒絕服務殘障乘客的風聲遠播,還亂貼客戶如廁圖被告妨礙肖像權,若因而揚名海外,有一天沒乘客可載,無屁股可擦,像鴨嘴大夫一樣無白帶可看,無宿便可挖時,大家同歸於盡,台灣人會比較幸福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