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3月9日  

 

.健保醫師以量補價,病人只是電腦代號

有皮膚科健保醫師一天看三、四百名病人,一個時段可同時看五個病人,有耳鼻喉科、眼科診所絡繹不絕,一天清洗上百個喉嚨、眼睛,有復健科診所一天之內同時有數百名病人在努力復健。不管是皮膚科、復健科、眼科或是耳鼻喉科,如果有人敢批判他們醫師看病草率,主要的問題還不都是出自健保局給的醫師診療費太不合理的低,一位才二百五十左右,不到國外醫師的十分之一?合理的門診量其實也是對病人人權的尊重,但是醫師為了賺夠錢養兒育女,他也只好無限制的看病人,多多益善。而今日健保策尚能苟延殘喘,重點也就是靠著剝削醫師費這一條絕招罷了,試問健保局行政費用有縮減嗎?員工薪水有減少嗎?不要忘了他們的年終獎金還有四個月,高居全國行政部門之冠。

醫師看一個病人至少要給病人幾分鐘時間訴說病史,然後再給病人幾分鐘時間診療說明,最後再給病人幾分鐘實際治療,這樣按部就班,一天怎可能看超過多少病人?怎樣才算是一個合理門診量?不是說今天某某醫師的動作快,反應靈敏,用電腦智力測驗的方式來看病,就表示他是名醫,雖然病人因而更加趨之若鶩,只是自己都不知道得到怎樣的不平等待遇。病人要看病,如果說醫師只用眼角瞧一眼就可解決問題了,那跟到藥房買藥又有什麼差別?為防止醫師草率看病,在健保上雖是可以用合理門診量來束縛,在醫療上也可以用醫療倫理來給醫師道德約束,而最重要在法律上,應該用嚴刑峻罰來保護病人,今天如果病人因用錯藥物,發生藥物過敏或有任何的後遺症,或是醫師診斷錯誤因此而延誤病情都可以去控告醫師過失疏漏,因為他一次看五個病人,連正眼都沒有瞧一下病灶,就起身送客了,當然要負侵權行為或醫療契約不完全給付的責任。要醫師學習把病人當作一個權利主體,而不是一格健保卡,一個電腦按鍵或二百五十元新台幣代號而已,醫師一定要為他的每一位看過的病人的健康負起全部責任。

所以醫師要尊重自己,一方面要從自己門診合理量來自我約束,一方面要爭取健保局把醫師診療費單價提高至國外的一般水準或是破釜沈舟學習鴨嘴大夫,乾脆不要看健保,用自費方式讓患者享受高級看病水準,而不是隨波逐流用一天看三、四百個病人來以量補價的方式自甘墮落,讓國外的醫師當笑話來看。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某些科別甘之如飴,可以用這麼低廉的醫師費就可輕意打發,而且收入頗豐也罷,至少婦產科,精神科醫師們無法用這種方式生存時,為了不要嚴重改變醫療生態,應考慮將婦產科,精神科必須一板一眼看病的科別的醫師診療費提高十倍,讓他們這些科的病人相對享受十倍高級的看病人權待遇,即使一天只看40 位合理門診量,收入相當,相信今後大醫院至少還可能招得到一些婦產科的住院醫師。否則相不相信,當鴨嘴大夫這一代婦產科醫師逐漸凋零之後,台灣婦女要生產時必須要跑到日本、香港或菲律賓,甚至大陸去分娩了,因為到處都是是皮膚科、復健科、眼科或是耳鼻喉科診所,但找遍全省居然再也找不到有婦產科醫師的醫院了?(901225)

. 是有特異功能的人,還是精神病患者?

中國時報載在哈爾濱一處混亂的垃圾堆成了許多民眾的露天診所,看診的是一位自稱高淑卿的人,一天看39個病人,她把嚼過的麵包吐出來給病人吃,說吃了就好,結果真的有人吃,後來經當地公安鑑定這位幫人看病的人,居然是一位精神病患者。這種笑話在台灣其實也屢見不鮮,就像有人用燻肚子可以減肥,有人可以隔空取藥一樣,只包裝的美美的,讓人迷惑而已。基本上這些都是利用民眾「期待奇蹟」的心態而達到某些暗示效果的醫療行為,基本上這些人士不僅只是密醫而已,最重要是這些人本身精神狀況如何,都應該先做一下精神鑑定才能揭曉。

事實上,不只是醫療方面,社會中許多角落中還隱藏著不少精神病患者,只是平時以他的身分地位、金錢財勢掩飾的很好,一般人看不出來,所以但凡看到報導奇言異行,自認天縱英明或說自已有特異功能,可以隔空治病的人,只要見有不合常理的神蹟言行出現,譬如說號稱光用電話就可治癒多年痼疾一類的天方夜譚者,衛生署第一個動作就是最好先替他做一次精神鑑定,因為出現特異功能人的機率遠比出現精神患者的機率少了太多太多了。所以即使是立法委員在記者會上瘋言瘋語,也不能說因為他是立法委員,就不可能不會有精神疾病。(901225)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