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3月23日  

 

. IC理論---告知後同意

告知後同意Informed Consent,又叫做IC理論,即使對象是知識份子也會有相當程度的困擾。像準備懷孕的年輕少婦問鴨嘴大夫需不需要打德國痲疹疫苗?鴨嘴大夫講了一大堆說:她可以直接去衛生所免費注射疫苗,或是她也可以先抽血檢驗,看她目前有沒有免疫抗體,因為有一半的機率她小時早已得過德國痲疹不知道,如果已有免疫就可不必打,所以要由病人自己來決定:是要抽血等結果出來後再說?或不抽血直接就去打疫苗?結果病人光為這個抽不抽血就想半天,躊躇不定。當然對一些高級知識份子如教授之類的人物,做這種決定並不困難,但是一般知識份子,或甚至是沒唸過書的鄉村野婦,對這種告知後同意的抉擇兩難,有時候就不知道要如何同意起?任鴨嘴大夫說破嘴也一樣嘸宰樣?醫師更不敢承擔這種疫苗責任,最後就還是要由病患她自己決定,結果就等於是沒有決定。(910305)

二.共產社會主義國家---無產階級工人至上

共產社會主義國家因「無產階級專政」(勞工工人),所以他們對勞工的照顧比資本主義國家的政府還好。在資本主義的國家,勞工的退撫病殘完全要由中產階級的老闆來獨力承擔,只有公務員的生老病死才是由國家來負擔,其他都是老闆自家的事,政府只站在督促的地位,不給付工人,還怪您不給付多一點,有點「得了便宜又賣乖」的感覺,難怪台灣的老闆不堪負荷,都紛紛要轉移到大陸去開工廠,免得再混下去,關廠倒閉自身難保了,成群工人家家數口嗷嗷待哺,他也束手無策。因為大陸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勞工下崗的時候(;即失業)國家就會發給他們一筆失業金,而且他們的退休保險年金制度都顯得比台灣地區,還多照顧勞動階級,主要就是他們號稱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

台灣飽受政府保護的財團大老,許多都是在台灣搜括資金,或去銀行抵押貸款,拿台灣人的錢去大陸猛作散財童子,但碰到社會主義國家的政府不怎麼上道,無法像資本主義的白金政策,任他們予取予求,所以拿台灣這一套去大陸如法泡製,當然到處吃鱉。另外死守台灣的小老闆們自己早已捉襟見肘,面臨倒閉了,還要他在破產之餘再負擔一大筆遣散費、退休金等,豈不是強人所難?政府只會把整個勞工包袱完全丟給老闆,任工人向老闆抗爭,而還認為事不干已?要作仲裁。

.人民公社式的全民健保

相對的在醫療方面,我們資本主義自由國家實施的正是共產主義,人民公社式的醫療保險組織---有飯大家吃。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醫師費是一個人次只有230元的超低標準,美國十年前醫師費就要台幣1000,現在至少也要2000 元了,所以今天全民健保能夠傲世成立,主要就是靠把醫師費的價金壓低這一個絕招而已,但全世界也只有台灣醫師能夠忍氣吞聲,才得以創造出「台灣健保奇蹟」。結果醫師為了生存,只能以量補價,所以他才必須要一天看一、兩百,甚至四百多個病人,寫下世界金氏記錄,另外產生了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醫療生態丕變的問題,而且這情況會在總額給付制度開始之後,更形惡化。

因僧多粥少,醫學院一直再增加醫學生,總額給付制度只是把這塊醫療大餅分下去,分的人愈來愈多,大家的平均收入就更少,但是醫師為了爭分一杯膏,又不得不狗咬狗,互相爭食,不顧吃相。健保局只管每年3%增加,再也不管餅是否夠大,這中間醫師又加入多少人?物價指數增加了多少?健保局只負責冷眼旁觀看好戲,一點都不干健保局家的事。(910313)

 

. 全民健保,婦產科醫師費應高至十倍

相對於一天看400 個病人的科別,複雜的精神科或是婦產科,或是其他必須有耐心跟病人解釋清楚的科別, 一天再快都看不到四十個病人的醫師都要被時代淘汰而消聲匿跡失了,不然全健保局就要把這些科別的醫師費提高十倍,因為不同工怎同酬?另外還有醫療糾紛的問題,尚是冰山一角猶未浮現, 一天看400 個病人, 一次一眼瞄五個病患,這樣看病的醫師根本就是玩電腦按鍵遊戲而已,這怎麼算是在看病?只是在降低醫療品質,惡化醫病關係而已。對這種醫師來說一人次230 元反而嫌太高了,但多看多錯,一但醫療糾紛問題鬧開出來,這種醫師將是全民健保,惡化醫療品質的第一道犧牲祭品。

由此可見今日全民健保,所以尚能生存的理由,除了刻意降低醫師費用外,就是在努力要降低民眾看病水準。民眾只要吃到陽春麵就好了,牛肉是達官顯要的權利。有錢有權的特權份子生病時,都堅持要出國去住外國醫院,看外國醫師,得到最好的人性照顧,而不是五人同時分配五分鐘的健保門診模式。醫療生態丕變最明顯的惡化後果就是,將來在台灣,台灣同胞要生小孩的時候或是要開盲腸小手術時,在台灣居然找不到一位婦產科及外科醫師了,到時可能都要搭飛機去菲律賓,找土著醫師為我們做緊急開刀。(910313)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