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2年4月13日  

 

.總有一天等到您

病人一直都在雙城街做成衣攤販生意,早幾年就曾因亂經而到鴨嘴大夫診所治療,調經後一帆風順。最近又自認生意不好做,在百貨公司擺攤業績壓力大,所以又開始亂起經來了,不但一直出血不止,甚至血塊血崩似的衝出,反正也都是因為排卵功能不好.賀爾蒙不平衡的關係,只有定期每次在月經來的第五天開始連續吃五天的排卵藥,可以了。十一月、十二月都很順了,但到一月的時候可能因為工作環境又改變了,雖吃排卵藥仍開始有點不順,主要也是心理情緒一時適應不良的關係,以致平常有效的排卵藥,可能也發揮不出作用才又失調。但病人耳軟就被三姑六婆帶去另找名醫, 名醫一口就咬定她是長什麼什麼的,要安排她做超音波檢查,必要時還要切片云云。病人信得五體投地,轉而牽怒鴨嘴大夫,認為吃排卵藥根本就沒效果嘛!其實她是貴人多忘,當年血崩如注時也是靠排卵藥就輕而易舉的控制的好好的。鴨嘴大夫心中坦蕩蕩老神在在,暗笑說她一定會再回來看鴨嘴大夫的。

因為同樣情況也曾發生在二十年前鴨嘴大夫剛開業時,雙城街另一位賣麵的老闆娘.當初也是同樣亂經來看了兩、三次,因進步緩慢,三姑六婆七嘴八舌又不知介紹了那位名醫,居然說她子宮內有一個胎兒,手腳都會動了?想當年民國七十二、三年超音波才問市不久,鴨嘴大夫是在長庚醫院擔任主治醫師才得以接觸許多最新儀器,當年許多開業醫根本沒有看過什麼超音波或如何判讀影像,每個月血崩怎麼可能會有胎兒活蹦亂跳?後來病人平白被搔括一次,結果亂經依然如故,此後二十年來這位患者對鴨嘴大夫的醫囑百依百順,信得五體投地,再也沒有再找過其他醫師了。

果然,不到兩個月,這位病人在經過一大串不需要的檢查之後, 回到原點照常 出血如故,偏偏愈調愈亂,病人只好面帶靦腆真的又回頭來要求鴨嘴大夫幫她調經了,因為鴨嘴大夫德高望重,當然不會乘勝追擊,只有淡然處之義正詞嚴重申治療方向---其實月經不順,就是賀爾蒙失調, 賀爾蒙失調當然就要先用賀爾蒙來平衡一番,之後再使用排卵藥來促進卵巢生理功能回復正常,分泌正常的賀爾蒙,如果揚棄排卵藥奢談亂經,緣木求魚豈是治療亂經之道?(910305)

.資優班學生都是該校老師的孩子(附設老師託兒所?)

OO二年三月十四日電視正在播親民黨立委在開記者會驚爆國際奧林匹亞競賽國內資格選拔,所謂喝花酒及性招待的醜聞云云,這個是由本身是哈佛博士,去年以47歲考上台大昆蟲系就讀而名譟一時的陳醫師發難的,他指出兒子原本對參加競賽的意願不高,後來老師一再慫恿下才參加,先給曾哲明十萬元以表示禮貌,不管是否索賄,這項傳聞証據疑雲進入法律程序之前,個人或全體國民理應都是無權表示什麼意見的。但是政大刑法許教授特地來電告知這個醜聞時,提及鴨嘴大夫當年把小孩送去美國唸書的抉擇是對的,受到這種肯定,聽起來真的倒很窩心。

基本上在美國讀大學每年必須花上台灣35倍以上的學費,讓小孩在台灣唸醫學院的許多醫師朋友們,都可以把省下來的錢拿去買別墅出國旅遊,鴨嘴大夫就必須苦哈哈的省吃節用,把錢寄去美國,吃苦耐勞到今天12年了,這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認同我們有這樣的遠見,才稍微放下心來,也不枉費假日時兩老躺在床上看一整天的電視.相對無語的無奈。其實說起來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想當年也是情勢所逼,憶當年大兒子在中山國小是資優班的第一屆,獲益良多,但是五年後甄選開始變質了,小兒子參加資優班選拔時,連連四關筆試都輕易通過,到第五關時口試是由中山國小的老師主持,結果最後錄取的全部都是該校老師的兒子,憑什麼老師的兒子一定就全都比醫師的兒子資優?這口試選拔的標準在哪兒?為什麼要把人為的因素捲入資格的選拔?在在都可以顯現出許多疑雲,所以當時一氣之下就把孩子全部送到國外唸書去了,當然這中間吃了多少苦頭沒有人知道,不只是金錢所費不貲的問題,在美國受高等教育之後,孩子對中國文化的生疏,以及一個家庭四分五裂,一切都要怪罪當年中山國小老師的人為選拔弊端。

中國五千年人情文化,大家都可以想到,只要有人為人情因素,在我們社會就有談判的空間,待來年鴨嘴大夫法學研究有成之時,一定要回去調查當年選拔資優班對小兒子的評語為何?以及當年錄取生的家長中山國小老師佔多少比例?更一定要去做中山國小資優班歷年來父母職業別的統計,看看有沒有發現今日曾哲朗的陰影?一定要追究出一個公平正義。今日在台灣受到這種孤寂苦頭,唯一慶幸的是兩位兒子在美國受教育非常的自由,而且學習空間很大,尤其大兒子在哈佛大學攻生物統計的博士班,不但可以提早一年畢業,教授還要推薦他入學哈佛大學醫學院,讓他可以同時再修博士後的研究,像這種機緣雖然都是中山國小給的,但是,個人對公平正義的堅持和維護還是不能輕言放棄的,否則幹嘛鴨嘴大夫風燭殘年了,還要想去唸七年的法學博士研究班?(910320)

. 台灣窮人的孩子沒有機會翻身了

大學推薦入學才剛開始,就發生陳家楨控告奧林匹亞老師的一些弊端出來,可想而知大學推薦入學也是不會好到那裡去了。台灣的聯考制度雖然是一試定終身,但是其公正性、客觀性是不容否認的,也是台灣窮人的孩子(包括陳水扁總統)可以鯉躍龍門翻身的一個機會,現在把美國那套甄試方式,由甄試者主觀決定考生的命運,而且還加上許多個人獨特的表現或是家庭因素,社會經濟地位都納入考量參考資料,把這種全盤西方文化特質的方式,在沒有考慮到國民的心態、道德或一向以惡補為教育中心的台灣人心,任由這些留學歐美的人全盤移植過來,基本上是非常的失策和大膽,我們還在笑大陸地區都是人治沒有法治,許多台商都覺得吃力,而現在台灣法制、公平正義才剛要起步,但還沒有完全養成誠實手法,刻意大義滅親等這些法治素養的時候,居然就忽匆匆把整套西方制度移殖過來,都是敗在外國的月亮比台灣圓的心態,五十年來學術界媚態未改。

就像醫藥分業,藥師都還沒有學術準備,民眾都還沒心理適應就要叫一個五千年來讓醫師把脈順便拿藥回家的民族習慣,遽然引進要改作醫師開處方箋,再到隔壁藥房拿藥的西方制度來,立意雖佳但是都沒有考慮到實際的環境和民族的特性。問題也都是出在這些留美學人, 學的也只有美國人那一套,懂的也只有這麼一套, 但他們又未必能深入瞭解台灣的社會,人心和道德、法制觀念。像全民健保、轉診制度、總額給付等等許多醫療政策也都如法炮製,任由這些留美學人表現他所精研的唯一一套的外國標準,但策劃者不但不食人間煙火,又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所定下來的政策,有理論沒有實務經驗,終是以天下為芻狗,要付出代價的就是台灣這些可憐的學生蒼生和眾多弱勢家庭團體。(910320)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