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主的話92/05/05

一.        本週鴨嘴大夫又開始進入生活品質黑暗期,到處補破網,改寫法條,法律功課量大增。主要是立法院近日要逐條審查優生保健法,要修訂醫療法草案, 到處都有機關或有關人士或利益團體紛紛來電要求鴨大夫改寫法條,眾人不但事先都己探聽知道服務免費, 而且都是馬上要就有。其實吹皺一池春水,立法院修法又關鴨嘴大夫底事?也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鴨嘴大夫嗜愛立法、修法的消息如何走露風聲,偏偏鴨嘴大夫不但不會說不,而且自己還到處虛心教益,不恥下問,以圖書館為家,置老婆於冷宮而不顧,竟然比當事人還熱心,而更可怕的是居然還甘之如飴。

二.        回想鴨嘴大夫開業二十年來,自己自封診院長(醫療法沒有院長個名詞),全盛時期診所每月接生四十多名,剖腹生產十餘台,沒有一晚一覺到天亮。老婆卦美照顧兒子,自己獨守空閏.天天最愛做的事就是埋首寫診所內部行政規則—什麼護士打卡規定,護士試用規則,年終獎金辦法,護士自清方案,待產室規則,急診處置方式,陰道超音波使用辦法…最近大部份的佈告,公告甚至都整理成電子檔,日後還要上網自我憑弔一番。想當年下轄有十多名護士英姿豪放指揮若定,近日只餘四名老弱殘兵,感念她們都是自少女時代,埋葬一生青春,都是貢獻台灣婦產科界的名英雄,陪伴暴君獨裁的鴨嘴大夫一路走來,當年叱吒風雲意氣風發的鴨嘴大夫已垂垂老矣,而今時空轉移,她們更年期症狀群一發作,連鴨嘴大夫也必須退避三舍,真是時不我與。

三.        最近正在看診之中接到一位會員電話,櫃台的護士小姐通知鴨嘴大夫說是某某醫師打來的,忙請談話問診中的患者稍待一下,心想此刻醫師都在門診時間忙,不要讓醫師等電話等太久不好。想不到一接聽話筒.傳來的居然不是醫師熟稔的聲音,而是女人(護士?)的聲音,鴨嘴大夫有點受騙感,也沒聽清她說要問什麼事或要鴨嘴大夫寄什麼給她,就沒有好氣的問說「您們醫師呢?」,她呃了一下,老實答說「醫師正在忙!」,鴨嘴大夫雖場就像蠟筆小新漫畫,腦中某種東西斷裂一樣,差點當場捉狂;自恃大老要有先進風範,心想恐怕是事情重要醫師不得不叫生生娘先打電話來間,尚情有可原,就忍著氣故示和悅的問說「您是…,您是誰啊?」,對方還是老老實實一五一十的報上名號:「我是護士~,,,我是醫師的行政助理….」,至此鴨嘴大夫已是中風邊緣人士,頭昏昏腦鈍鈍,撂下平生最重的一句話(通常都只敢在背後唸唸有詞)「請您們醫師自己打電話來!」,就掛上電話,繼續忙自己的事去了。

想想即使貴為理事長或國會助理,要向鴨嘴大夫要資料也會親自打電話說幾句客套話,偷雞豈可不必蝕把米?鴨嘴大夫為了常務理事這個榮譽職的虛名,經常徹夜未眠,出錢出力,大老再難為,難道連個同儕的尊重都找不到?老婆賢明,經常譏笑鴨大夫自詡大老都是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而已,人家想您也不過就是和他的行政理一樣平起平平的糟老頭罷了,唔…,雖太殘酷無法接受,但難道真的不是嗎?

四.        因氣得瞪眼吹鬍子,轉接電話給鴨嘴大夫的護士被連罵三天,其他護士也全罵成一團,忙著罵人連帶耽誤不少Q&A沒回,真非戰之罪也。鴨嘴大夫處世待人的尊崇程度是有等級的:門診患者最大,醫師同儕其次,兒女第三,網友第四,護士緊接,老婆殿底,而鴨嘴大夫學社子名醫鄭醫師所言,向以長工自居,那就甭提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