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本週鴨嘴大夫可真埋頭苦幹有務正業,每天馬不停蹄的打電腦,整理刊登在常春雜誌上的一百廿十多篇作品集,整理四年來自翻上網的百餘條即時醫訊,整理鴨嘴大夫小學、初中、高中的私房日記,整理民國75年自編自印的五期「醫師生活服務雜誌」,洋洋灑灑不下數十萬字的文章,都將紛紛上網給網友們當作茶餘酒後的笑話,鴨嘴大夫不禁自我陶醉起來,自認也真夠格自封為「多產的文字工作者」了;唯仍不敢自詡為多產作家,主要是因為從小學六年級開始提筆寫日記至今,鴨嘴大夫從未因寫作賺過半毛錢,也從未因寫作得到過讀者認同,鴨嘴大夫終究還是只能當鴨嘴大夫,其他一無是處,所以也自認了!

二.  剛剛一大早在電腦桌上好睏,打盹中又作了一場惡夢,,再度夢到完全沒有準備下去考試,這次是夢到考仲裁法,題目每一題都似曾相識,但都不知從何答起,鴨嘴大夫天資愚鈍沒有真正準備妥當絕不輕意出招,這種情況下參加考試實在有違鴨嘴大夫的處世哲學,還真在嚇出一身冷汗中驚醒!這已經是本週第N次的惡夢了,鴨嘴大夫飽受折磨無時不刻夢到考試,明明是以為下星期才要考的臨時才知道提早了,而且每次考卷發下來一看就知道當然一點都還沒有唸過,總是嚇得魂飛魄散、屁滾尿流。

三.  這回為什麼會夢到和仲裁法有關的考試呢?原來鴨嘴大夫八月廿三、廿四、三十、三十一連續四天要去上仲裁法講習的課程48小時,雖然鴨嘴大夫去年在政大研究所修過已故陳煥文教授的仲裁法兩學分,但也要循規蹈矩按部就班去上課及參加課後考試,及格了才能取得「仲裁人」的資格,老人家心臟不好,現在就早已先開始天天作惡夢了。

[../include-pag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