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上個月號召了一些醫界年輕醫師去參加仲裁協會舉辦的仲裁人講習,經過32小時的苦讀,好不容易六個人都順利通過筆試拿到仲裁人受訓結業証書,待要去由申請加入仲裁人協會時才發現「醫療」並不屬於協會理事會通過的特殊領域人材,也就是醫療仲裁妾身未明,還未被列入仲裁範圍---完了,這下子引人誤入歧途,難逃其咎。

二.  十一月廿二日鴨嘴大夫要參加保險從業人員資格考試,看來自醫學而法學再保險,也就是自婦產科到醫事法再到保險法,吾道一以貫之,可憐的是鴨嘴大夫又要開夜車及練習字帖學寫中國字了。

[../include-pag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