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最近Q&A有點力不從心之感,不是鴨嘴大夫偷懶,實在是一天廿四小時實在不夠用,婦產科醫學會和醫師公會都要找鴨嘴大夫發揮醫療法律才能,全國婦產科二千五百名會員和台北市開業六千名各科醫師都要由鴨嘴大夫負責解決醫療糾紛。難怪昨天下午到台大當口試官,參加婦產科專科醫師口試到下午六點一完,連忙驅車到屈尺的28餐廳參加醫師朋友的酒肉會,才知道已近三個月缺席,難免有人覺得鴨嘴大夫行跡可疑,加上大部份都只派老婆一人代表參加,更令人懷疑是否感情生變,還是家庭先起了糾紛呢。

二.  唯一安慰的是今年七月鴨嘴大夫就可自婦產科醫學會的常務理事大位榮退,鴨嘴大夫動極思靜一年三變,現在是一心一意想再去考個法學博士,從此不再過問人間世事,潛心唸書研究醫事法學來逃避現實。其實同時最欣慰的是鴨嘴大夫從此就可以專心回答網友們深奧的疑難雜症Q&A,以贖舊罪。在此之前,太深奧,太複雜,太緊急的問題,請先向您的主治醫師問診,保証比鴨嘴大夫清楚明白,更免得痴痴的等,反而若因此被鴨嘴大夫遺誤病情,承擔不起。

三.  實在是因為醫療糾紛的案例太多了,此起彼落,鴨嘴大夫都要忙著解救有身限牢獄之災之險的同儕,還要協助設計避免落人口實的手術同意書,更要安排醫療法律教學以免醫師遊法律邊緣而不自知,醫師本來是要來救人的,現在都自身難保了,還動不動就是要被主管機關停止執業,廢止醫師証書,或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沒有緩刑,教這些井底之蛙的醫師怎麼有心濟弱扶傾,濟世救人?光看鴨嘴大夫每日處理醫療糾紛或行政申訴生意之興隆,遠超過自費看診的婦科病人,足可見一斑。

[../include-pag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