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下學期應聘到馬偕護專擔任「法學概論」講師,從此又可以誤人子弟了,與有榮焉。其實鴨嘴大夫自1979年擔任長庚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時就已曾是台北醫學院的臨床講師,負責實習醫師及住院醫師的上課及教導,更早在廿五年前總醫師時代就展露好教不倦的teaching-Mania異常人格特質,每週都會主動雞婆的召集實習醫師上課二小時。不要過鴨嘴大夫教婦產科學是游刃有餘,教醫療糾紛也是手到擒來,教責任保險更是滔滔不絕,但要教「法學概論」就要再溫故知新了。

二.  經過一天的辛勞,能夠得到一點休息就會覺得非常的奢侈非常的可貴,如果是整天都瑩瑩美代子,那反而覺得萬般無聊。就像鴨嘴大夫每週二、四、六, 一大早清晨六點多就去上瑜珈及韻律體操,做完以後非常的累,所以能夠稍事躺著休息一下就覺得非常的舒適珍貴。這就是說一整天的休息,並不能夠帶來更大的放鬆,反而是在緊張中的忙裡偷閑才能夠得到休息,才是真正的放鬆。六年來每天在忙完繁忙的門診事務後,常常仍會驚訝甚至於悔悟為什麼還要再去忙這些無聊的法律遊戲?接不完的醫事公務,解不開的醫糾困境,寫不完的法律見解,整天憂國憂民,廢寢忘食好像以天下為己任,;到最後把自己弄得外表看起來,比年紀大鴨嘴大夫十三歲的大哥都蒼老得多了。

三.  當年唸政大研所時給自己一個極限──四年,四年之後若是因而能夠把醫師責任保險合作社set up 起來,還是要回歸婦產專科本行,輕而易舉游刃有餘的臨床工作,但是責任保險合作社談何容易?創業維艱畢路籃縷,發現除了涉及法理學法學方法論外,保險學本身的功力不足更是困難重重,顯然又必須要再去進修個二、三年才有能力撐起大局,所以下一個計畫理論上應該是去考政大保險學學博士班試試看,看來這條路一走下去就是一條永遠的不歸路了。

四.  其實想想研究所考試七十分就及格了,人生何必都要考一百分?無妨無心無思無慾無求,讓腦子空白一段時間。遇到紅燈等一下又何妨?休息喘息一下,等一下一定是綠燈,任您遨遊飆車隨心所欲。(930115)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