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即使鴨嘴大夫報考母校國立政治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系研究所」的博士班口試在即,網友的Q&A也不能不如期回答,只是鴨嘴大夫能力有限, 每週五題之內一定如期回覆,其他甚多疑難雜症的問題還是要回,只是可能要等到暑假到了,一方面鴨嘴大夫馬偕醫管教的法學概論課結束了,一方面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的義工生涯也終結了,才趕出一個時段好整以暇,好好回信囉!

二.  6 7 日鴨嘴大夫參加在松山高中由台北市教育局主辦的「研商台北市高中職教師如何正確運用『殘蝕的理性』墮胎影片在性別平等教育教學會議」,先由鴨嘴大夫主講「從婦產科醫師專業立場看墮胎影片的正用與誤用」,依鴨嘴大夫專業立場來看,該影片內容實在都是一派胡言,完全背離法學與醫學立場,但因有現成教材便宜主義,許多老師居然臣服心甘於錯誤資訊的傳播,不禁悲從中來。

三.  演講中鴨嘴大夫為教育界人士居然可以不必徵求學生同意,逕行播放該影片強迫同學觀賞而震驚不已,只因老師認為「這都是為了同學好!」的主觀父權思想在作祟,鴨嘴大夫不禁感概我們醫師才剛自威權時代的父權思想走出,無患者同意的醫療行為可說是醫師該當於暴行之不法行為。但老師呢?他們就沒有保証人的義務嗎?想不到老師們的看法迴異,他們回應鴨嘴大夫的說法是他們認為老師本具專業自主權,根本不必詢問學生需要知道什麼,他們老師自會作合理專業安排?鴨嘴大夫仍只能從其中的傲慢驕傲看出九十年代猶作困獸之鬥的醫師的本位思想影子,相信最後教育界仍需回歸世界潮流的,這點老師的進化腳步顯然比醫師至少要慢上十年以上。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