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最近鴨嘴大夫福至心靈最愛奔走相告,以竊蛋龍自居,令腦筋清楚的人一時也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其實典故其來有自,原來報載竊蛋龍因為牠的化石旁邊老是發現都有一大堆恐龍蛋而得名,多年來古生物學家都以為牠是專門偷竊別人家生的蛋來吃的壞胚子,因為如同鱷魚一類的爬蟲類,恐龍這類冷血動物不可能會自行孵蛋的,但如今水落石出,現代科學已証明恐龍不但會孵蛋,而最驚為天人的是昔日以為是專門竊蛋的竊蛋龍,其實牠竟是最有愛心,最努力孵蛋的模範恐龍父母,從壞胚子一下子洗雪冤屈,變成真正最慈愛的父母親情形象,彷彿鹹魚翻身。

二.  鴨嘴大夫自視甚高,職業使然,經常以「婦產科醫師不說黃色笑話」自律,不苟言笑已夠沒趣,加上現在學法,更是坐懷不亂一板正經,動輒還要板起臉孔,際起六法全書,道貌岸然令人退避三舍,信不信由您。

三.  網友2004年8月20日來函曰:我希望你們能夠把這封信轉寄/SHUPIN:本人住在高美館附近.的確那邊有很多狗狗.不過因高美館周邊都是尚未開發ㄉ空地屬於各建築公司所有.所以不少狗狗在此徘徊.有一次下過雨的一兩天.騎車從大榮路過去高美館那條路.有股極臭味....往右邊發現狗死在路邊靠排水溝邊...已長蛆及蒼蠅...拜託!轉寄到有人去拆了它!!!!!\_____/#

鐵皮屋外貌(斜側方)

鄰近高雄左營區翠華路有一個違建的鐵皮屋,四周左近均無住宅。鐵皮屋離翠華路約有75公尺的距離,其間有工廠阻隔,只有一條小徑聯外。從翠華路上望去,鐵皮屋隱身在工廠的後方,如此隱密的地方,鮮為人知,的確是窩藏不法的好地方。


鐵皮屋外的狗籠

鐵皮屋正是個狗兒的屠宰場,週邊散置著籠子、大型網子和捕獸夾,這種捕獸夾與置放於美術館附近空地的捕獸夾是一樣的。屋外還有一塊被拿來做砧板用的一節樹幹。鐵皮屋的門平常是鎖起來的,從窗戶看入,大冰箱、瓦斯桶與大爐子、脫毛機、用來吊狗的鐵鍊一應俱全;另一邊是關狗的地方,狗兒的數量大概都維持在20隻左右,殺了再補充新狗進來,而狗兒的來源就是路邊的流浪狗。


屋外的大砧板


脫毛機與瓦斯噴槍

 
大鐵牢的門/大爐/吊狗鐵環


大鐵牢內的狗

除此之外,他們更再翠華路的另一面〈原生植物園旁〉卷養著二、三十隻羊,偶而也會把羊帶來鐵皮屋這裡宰殺。他們約有5、6個人左右,分開著3輛發財車HW-0843、YD-8875、XH-1251〈有貨板的藍色小貨車〉和一輛三輪車,於早上到四處捕捉路邊的流浪狗,接近中午時,則回到鐵皮屋卸下車上的狗,關入大鐵牢中,開始殺狗。


運狗下貨車的籠子

  他們捨棄傳統用棒子活活打死狗的方式,因為當一棒打不死時,狗兒的翻轉打滾或慘叫哀嚎會影響工作進行,更容易側人耳目。所以當狗被拖出大鐵牢時,他們拿一雙頭端削尖的竹筷子插入狗的鼻孔,用力一頂刺入腦部,狗兒慘叫一聲就不動了,這時狗兒便被放入脫毛機中脫毛,再吊掛在鐵鍊上一隻隻的排列著,接著便用從瓦斯桶接出來的瓦斯噴槍燒掉細毛後,直接吊著剝去外皮、剖腹掏出內臟、截去尾巴,最後才放下來,拿到屋外的大砧板上分切數塊,冰入冰箱,一直作業到下午。我們相信這些肉是供應給香肉店的,希望藉此呼籲大家拒食香肉,讓香肉店無法生存下去,可憐可憐這些無辜的流浪狗。

  他們經此業已多年,根據愛心人士目擊他們開小貨車抓狗的線報,早在一年多以前就知道了其中兩台小貨車的車牌;而有愛心人士也指出三輪車常出沒在美術館周圍空地抓狗,只是苦於一直找不到他們殺狗的地方。如今老天有眼,終於發現了他們殺狗的大本營,能夠將之取締、以法繩之。不敢回想過去的幾年間有多少狗兒在他們的手中被宰殺,但希望此事件經報導後,能給台灣一個正面教育的意義,給其餘殺狗者殺雞儆猴的功效,更希望未來不再有這樣的事發生,不只是高雄市,更進而全台灣,流浪狗已經夠可憐了,別再讓牠為了貪吃的人們而死。

  值得一提的是:鐵皮屋的不遠處有一間廟宇,其上座落著巨大雄偉的佛像,而鐵皮屋正好在佛像的背面,是否有意無意的暗示著他們正在著背著佛祖做壞事呢?我想天理循環,自有公道,遲早他們會得到應有的果報。

事件後記2001/12/20 資料提供者:敏敏

  事件過去了。佈線了2個星期,還抓不到人,我一直很懊惱苦痛,並非如新聞報導的走漏風聲,而是控管的時機不佳,我們要承擔所有的責任。

 
          大牢

   

  
冰箱一角

  
冰箱中拉出的狗頭

     對於不痛不癢的一萬塊,我們很不以為然無法接受,曾一度想用私刑....,如果沒有法律面的約束,我會跨越了道德,讓他們下半生痛苦的活著,並且黥上『殺狗的下場』。
  鐵皮屋總共約有五、六個人出入作業,在現場殺狗剝皮的那個人,還未滿十八,你們相信嗎?,我起先也難以置信,是協會放他們偷錄的V8給我看,我才相信的。稚嫩的臉肥胖的身材,但卻有熟練的手段,一邊說話談笑一邊剝皮去內臟,把殺生當作家常便飯,殺多了看慣了到後來是會失去人性的,我看他最多也十六、七歲而已,不敢想他長大以後......
  後來演變的局面,是因為人不在場,警方、里長、家衛所沒有人敢開鐵門,記者也漸漸走了,家衛所只能把關在外面界定成無主的狗帶走。警方也走了,只剩下當地居民、好心的幾個記者和我們,我們不能坐視狗兒被他們回頭殺掉或活活餓死在鐵牢中,但鐵門鐵牢各有一道鎖.....

    後來鎖開了,我進去鐵牢趕狗出來,約有二十隻以上,大部分捲縮在一起躲在牆角,趕了一圈卻只有三、四隻一溜煙的逃出去,剩下的卻是不動,大門開開卻不動,被我逼急了最多換一下位置,根本沒有意願出來,這很反常,我想牠們每天見到同伴在身旁被殺,寧願和同伴在一起也不願落單領死,南京大屠殺、納粹殺猶太,見了太多同胞慘死、殺戮、死屍、驚心動魄的畫面,早已恐懼害怕絕望的無以復加,將要被殺的人也不反抗了,只是一個接著一個的跳下坑裡去。

  
不敢出牢的狗出牢後卻躲在瓦斯桶邊

  
待救的眼神,卻不敢出來

    是費了很大力氣的,拿棍子硬趕拿套索硬拖硬拉,才把他們全數放出,剛出鐵牢門時還害怕而不敢邁步,直出了鐵門見到陽光才加速逃去。那天打新聞稿沒睡,心情從期待興奮變成傷心又轉為感動,情緒一直高張緊繃激動,數度想落淚想宣洩。聽到身旁的記者對電話另一頭說:「今天全高雄市的媒體都在跑這條殺狗的新聞.........可是沒抓到人..........」我難過的想落淚,費盡千辛萬苦破壞...的欣悅,狗兒被放出來時的感動....

  
脫毛機近觀

 
放走狗後的大鐵牢

  我永遠記得狗在鐵牢中的眼神,我永遠記得狗奔向陽光時心中的感動。我想牠們一定還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是自由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