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最近鴨嘴大夫自己也發生一件醫療糾紛,年會第二天就碰到一位,兩個月前來院取出手臂避孕用諾普蘭的病患,帶著一票人馬到診所,抱怨鴨嘴大夫把她的血管切斷了,血管切斷手臂早就壞疽了,惟傷到神經周圍尚非不可能,但這也是諾普蘭的最大缺點,事先也早己和患者溝通清楚了,不過如今患者五叔,五嬸都出馬了,鴨嘴大夫也只好硬著頭皮挨訓。平時替醫師解決醫療糾紛,首重安慰,獻策推演更是手到擒來,自己出了事,還真不知要向誰請益? 找誰安慰呢?(940428)

二.  鴨嘴大夫不禁思及,如果今天婦產科醫學會已通過會員「團體醫師基本責任保險」,身為會員之一份子,我們碰到醫療糾紛,期望的理想需求:首先是應由學會派出負責風險管理的律師和醫療法律人,和當事醫師先行溝通,瞭解醫師對錯比例,訂下賠償上限。事前沙盤演練模擬攻守後,通知保險公司參預,隨後在當事醫師不必出面下,由學會「風險管理機制」派出律師和對方病家約定時間地點溝通協調, ,直接在病人指定的咖啡廳或婦產科醫學會或醫師公會會議室或律師事務所,由律師主導調解。最後調解費用和保險給付金額完全都由保險公司支付。(940505)

三.  親身體驗醫療糾紛的心理威脅,鴨嘴大夫更認清為解決醫療糾紛的枝枝節節, 迫在眉睫的應是需先成立第一線服務性質的「風險管理機制」,即必須趕緊成立「達克高DRK醫師風險管理公司」,作為日後成立「財團法人醫師風險管理基金會」之濫觴,馬上開始運作,即醫療糾紛處理一通電話,免費服務就來,甚至日後舉凡醫師或家族的黎波里保險規劃,醫務管理,財產節稅都可由基金會內各界專家,一手包辦。

四.  不過,想多了不免心煩氣燥,想到漫漫長夜,萬事起頭難,又想到自身難保,鴨嘴大夫心裡就好累! 好累!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