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七月廿七日起鴨嘴大夫立志自我稿賞十天,放逐自己到奧地利(維也納)和捷克斯拉夫(布拉格)閒雲野鶴一番。隨行雖不忘帶保險法手冊與筆記型電腦,以免臨時罪惡感發作,但能歸零放空自己,把自己變成白痴,任人擺佈---叫您吃就吃,叫您照就照,叫您尿就尿,叫您睡就睡,真人生一大樂事也。

二.  鴨嘴大夫博一暑假時,曾在政治大學開了一門大學部學弟妹的「婦女保險醫學班」,日昨有位廖姓高材生突然來電,並到門診找學長老師敍舊。當年鴨嘴大夫壯志凌雲,渾身解數,不過想找幾位子弟兵,以備日後開創出醫師責任保險領域一片天,可惜學生不到十人,且像能撐到最後一分鐘的好學生更是鳳毛麟角,當然是印象深刻。\

.  最令鴨嘴大夫感動的是, 廖同學說她的老家在東勢,正好這幾天家中給她寄了一些水梨,她方想起鴨嘴大夫在上課時,曾一再緬懷當年有位純樸的鄉下病人,真的像小說一樣,送了一隻活土雞上台北感謝大夫「華陀在世」的陳年佳事,…老師一再念念不忘,學生也感同身受,今天才特地以水梨代替土雞,尊師重道一番。一習話使得鴨嘴大夫當年整個暑假的心血用心,都因而落實無憾了,一向最愛自我標榜,自居是都市叢林中的鄉下老醫師的鴨嘴大夫,對上課這麼認真,又善解師意的好學生,將來不好好提拔她,要提拔誰?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