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年輕時往返美國七八次,時差雖長達十二三小時,回國照常開刀看病, 只是有點反應遲鈍,一個星期後某日方霍然大夢初醒,恢復正常運轉。這次捷克奧地利回來,時差才六小時,偏偏快兩週了,仍仍在時差中大夢未醒。早上六點半瑜伽時間,剛好正是捷克的午夜零時三十分,當然有氣無力昏昏欲睡,中場休息五分鐘,一躺在地板上喘息,不一秒鐘居然就呼呼大睡起來, 瑜伽 老師如何呼叫搖晃,也不動如山,照常打呼入夢,最後只好尊重鴨嘴大夫年老體衰,睡到下課,再轉移陣地,搖摇擺擺回家上床,繼續再睡,至今十二天,積重難返。

二.  眼看本月底鴨嘴大夫要交出三篇政策保險的讀書報告,一篇申請行政院衛生署96年度委託科技研究計畫---有關「生產風險補償機制之相關研究」的申請書,至今都仍在運籌階段,尚未提筆動工,而開學在即,尚有台灣婦產科醫學會,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的法律意見書待寫,顯然鴨嘴大夫一天廿五小時都不夠用了,居然仍好整以暇,忙著時差,您說急不急死人?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