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主的話89/10/28

     

20 年前仲夏,老婆當時懷孕三個月,某晚和其姪女走過羅斯福班馬線去對街吃宵夜時,被一位年青小夥子騎摩托車闖班馬線撞傷,血流滿地。當年小蔣時代,交通當局正大力宣傳班馬線行人優先的權威性全台北市班馬線不到十條,任何車子見人走在班馬線就得上停車禮讓行人 ,所以闖班馬線撞傷人更是罪加一等。當時鴨嘴大夫忙著送急診處理外傷,也因使用太多藥物及X光檢查,經患者老公正是鴨嘴大夫,同意,婦產科總醫師也是鴨嘴大夫就給她作了人工流產拿掉胎兒。事後這伙子只找了老婆同事關係來說情,因是告訴乃論心一軟就不了了之了,而他從頭到尾都沒出面一次,更不必談探病或賠禮賠罪一下,想亦無什麼懺悔之心吧。

    20 年後的今天,鴨嘴大夫在飽讀法律經書之後,仍有一些年青朋友,公然竊取鴨嘴大夫的網路資料作成網頁,事後又否認要約承諾,甚至否認有使用過任何資料,以為網路資料delete掉就可隨風而逝,神不知鬼不覺,忘了鴨嘴大夫學以致用,從頭到尾都有留下全程記錄的証據。記起20 年前的慘痛經驗,今天勢必要自訴這位年青朋友,告他侵佔著作權,做做樣子也好,只要他真有悔意,登門道歉也可隨時撤銷,否則依著作權法甚至三年有期徒刑可能跑不掉。鴨嘴大夫只為爭一口氣,大丈夫敢作敢當, 不能不理不睬,要人家對您好,至少也要欠人家一個人情。說不定對方真有悔意,再為他撤銷案子之後,他才會發覺才會明瞭其實鴨嘴大夫還是蠻有人情味的,否則鴨嘴大夫到底算那一顆?那一根蒜?不知網友諸君以為是否?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