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這學期可真的是進入「魔鬼訓練週」,首要之務是「博士班候選人資格認定」的問題,接著有九學分的博士研究所課程要上,光是「生殖技法與身分法的親子關係」,外文資料洋洋灑灑,連影印裝訂都來不及,甭談逐字翻譯,還要發表讀書心得,雪上加霜的是週六文化大學教育推廣的逐口譯班,對聽力一向吃力的鴨嘴大夫實在是一大考驗,只好裝瘋賣傻,以老賣老假裝說耳聾啦,失憶啦來矇混六小時。最後比較快樂的煩惱是5 10日要赴美參加大兒子密西根醫學院的畢業典禮,.可惜必須趕5 14日回國上馬偕醫專的課,因為實在找不出補課的時間了,接著6 月初在兒子回耶魯大學醫院當住院醫師前,決定陪他去北京來一趟家族旅遊,但日期必須限制在兩次上口譯班的週六之間,而且不可超過五天。此外4月中必須在政大親自以博士生角色,主辦一次研究計畫研討會,再加上期間點綴的司法人員、醫策會與耕莘醫院的教學演講,以及教授指定的3~5場教學訓練課程等,幾乎每週每天行程都排列滿檔,令人無法喘息;唯一欣慰的是一切考驗在615日就會完全結束,開始放暑假了,然後再回復風平浪靜的日子,專心用一年光陰來撰寫博士論文。

二.  政大博士班候選人資格認定規定要有幾篇學術論文,此外開研討會,教學經驗都列入考核,研究計畫也會有點積分,這對經常煩惱皆因強出頭,喜歡演講、教學的鴨嘴大夫都難不倒,比較令鴨嘴大夫頭痛的是學術論文中至少有一篇必須要刊登在TSSCI的期刊上者,但像「政大法學評論」者,對一向擅長寫嘻笑怒罵,不正經文章的鴨嘴大夫來說,簡直難如登天。雖然七年來電腦中至少儲存著800GB的各項演講文章資料,但都是膚淺、遊戲人間、淺談即止的泛泛論調.難登大雅之堂者,每天只有望電腦興嘆,無從下筆。看來鴨嘴大夫必須道貌岸然正襟危坐,開始研究一些自己看不懂的法學論文,才能寫出也教人家看不懂的學術論文,只有歷經磨鍊,有朝一日,鴨嘴大夫才能脫胎換骨,成為台灣第一屆養成的保險土博士。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