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文化大學的口譯班其實蠻緊張刺激的,連續六個小時課堂內, 同學一個一個被叫到台上,聽一段錄音帶後,馬上就要即席翻譯,除了少數天縱英才外,莫不人仰馬翻,尤其鴨嘴大夫更是最令同學安慰的同情對象。蓋鴨嘴大夫聽完一段演講錄音,開始還好像似懂非懂,但一要開口翻譯,才發現早已全忘光光了,更慘的是自己的note-taking(小抄),潦草到怎麼樣也看不懂在寫什麼,真令其他同學很難不同情心油然而生,不過鴨嘴大夫也很會安慰自己,想想同學中三分之二都是英語正科班畢業的,還有英文老師呢,一半以上都出國學美過,那像鴨嘴大夫土博士生井底之蛙,又近十年沒唸過英文書,有勇氣報名按時上課,已是膽大包天,勇氣可嘉了。

二.  最令鴨嘴大夫窩心的是年輕和藹的老師們,都異口同聲一再拼命的安慰大家不要怕出醜,除了針對朽木鴨嘴大夫放話外,恐也深怕大家臨陣脫逃,因為每堂課都有人陸續陣亡缺席。好在鴨嘴大夫人老皮厚,愈挫愈勇,至今仍興致勃勃期待繼續出醜,人偶爾就該臥薪嘗膽,嘗嘗失敗的滋味,免得有時太過於自我膨脹,而不知天高地厚。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