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趕完兩篇讀書報告,足足開了一週的夜車,鴨嘴大夫元氣大衰,連瑜伽班同學在誘惑鴨嘴大夫夫婦去唱卡拉OK的盛事,也必須忍痛放棄。但看老婆唱歌回來,邊走邊哼得眉開眼笑,眉飛色舞,恨不得趕快畢業。許多老人閒閒沒事做,又不能「下雨天打孩子」,更不能被老婆打,所以去卡拉OK店引吭高唱一個下午,強迫大家中,又可陶醉在熱烈掌聲中---實在萬不得已,蓋若不給人家鼓掌,等下也沒人家會鼓掌回報,最後結帳每人消費額才新台幣250,實在經濟實惠。

二.  修道成佛的人常說「佛在那裡? ,其實佛就在每個人的心中。有的人不吃素,不禮拜,不剃髮,不修行,但只要有「不忍人之心」,佛在他心中,自然就會浮現出觀音的和穆慈祥,釋迦的我佛慈悲,以及基督的我愛世人,此時何需老遠跑去花蓮慈濟?跑去高雄佛光?有的人放著年老孤單的老爸老母無暇照顧,忙著跑去向神像參膜,跑去替別人家老人煮飯洗衣,用媒體作秀方式昭示天下,凸顯自己的佛心,以為可以修道成佛,竟忘了自己的老母一人孤苦伶仃,何需慈濟,此時親人最需要的不過是兒女圍繞著的親情關懷,問候閒聊,何忍丟給印尼佣以金錢買來的虛情來侍候?任她自生自滅?

三.  每當週日夕陽西下,鴨嘴大夫總會憶起八十歲肝癌末期的老母臨終前三年來,白天獨坐客廳沙發一整日,好不容易碰到星期假日, 眼光一再企望大門門鈴會響起,看會有那位兒孫會來陪陪她?但當下午五點一到,知道已是不可能再會有人這麼晚還會來了,方才甘願心死。自己就默默無言任印尼佣推輪椅到餐桌前,忍著眼淚,強言歡笑,假裝不在乎,匆匆吞完鴨嘴大夫給她準備的山珍海味,也食不知味,然後硬要著助走器,在菲佣左右攙扶下踉踉蹌蹌走回自己臥室,上床睡覺去了;那種無奈與失望,身為六男的鴨嘴大夫看在眼裡,無言以對,永生難忘。兒女個個事業有成,大家都忙著自己的家庭,自己的高爾夫球,自己的觀音釋迦和慈濟精舍,誰有空會想到心猶精的老媽的存在?在老媽期待的盼望下,兒孫的佛跑到那裡去了?轉眼間,大家也都要步入老爸老媽的後塵,很快就要坐在輪椅上,模仿他們一樣,盼望可以含飴弄孫,兒孫都回來群聚一堂,探望陪伴 ---問題是我佛慈悲,但佛從不在自己心中常駐過,兒孫的佛心也勢必是只有要到虛無縹緲的慈濟佛光山裡,去探尋才了得。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