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所屬「台美加醫療協會」本來早就預定825,26兩日要去松林溪郊遊,夜宿米堤大飯店,鴨嘴大夫引頸企望多時。後來才知悉826 日台灣婦產科醫學會要選會員代表,鴨嘴大夫早因礙於理事不可連任三次的規定,大休三年,今年要重出江湖,重掌醫療糾紛委員會,並推動醫師責任保險大任,選舉大事更可不能臨陣逃脫,否則一旦落選,明年博士畢業後可能面臨失業---沒有舞台可以發揮醫療法律專才的空間,如今只好忍痛割愛,放棄旅遊了。

二.  [新聞眉批]

台灣人很不懂得尊重人權,嫌疑犯都尚未開始偵查,更未定罪,報紙電視都早已未審先判,如清大準博士生涉嫌性騷擾乙事,什麼「無罪推定原則」,「罪疑唯輕」,不過只是空口白話,紙上談兵耳。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四項曰「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行。」第二項更明文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連嫌疑犯的自自都不能當作唯一証據,怎麼記者們已有共識,認為証據確鑿,罪該萬死?

異曲同工的是「割息肉劃破腸壁險死,病人怨沒病醫出病,擬告醫師草菅人命」的報導,洋洋灑灑佔據半張版面,卻找不到出自當事醫師支字半語的平衡訊息報導。受害者為什麼「擬告而未告」?可想而知一定是索賠數字不符期望,只有利用媒體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先行免費登報警告,問題是醫療鑑定都還沒開始,民眾已爭相指責,勝負已定,這位醫師日後還能在醫界待得下去嗎?還能繼續用他累積數十年的經驗服務民眾嗎?台中有一位楊姓婦產科名醫,因醫療糾紛抑鬱寡歡猝死,事隔一年多,鴨嘴大夫去北京旅遊時,還耳聞有同行民眾團員尚懷念其行醫高風與超人醫術不已,只因一件醫療糾紛就毀於一旦,醫界更是痛失英材,台灣社會必須用這種粗糙的討債方式,來承擔這種毀滅菁英的代價,值得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