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罪疑惟輕與微罪不舉:12/25報載有某教育部專委涉嫌偷竊295元女用睫毛膏,其實証據未必確鑿,檢察官都尚未發動司法偵查,然個人已慘遭媒體審判,全民公審,亂石打死。其實真有偷竊事實,連刑法都講情理法,可以微罪不舉,何況偷竊女用睫毛膏絕非生活必需品,大都正如許多名人偷竊事件,都可能只是一些人格偏差的心理疾患發作,無法自己就像前兩天某文質彬彬大學教授偷女內衣褲自瀆,有可能性都只是個人心理上的障礙問題而已。國人對生病的人不寄予同情,不留他一條生路,反而急著要趕盡殺絕?這豈是國人自詡的寬恕之道?刑法不槍斃生病的死刑犯,至少也要等治好他的感冒肺炎,才會隆重槍斃,何況對那些只是畸形色情社會下製造出來的性心理人格偏差病患?用大炮打小鳥,國人對生病的病人,何其冷血殘酷?

二.  唸醫事法的醫師顯然不夠受同儕尊重,醫界甚至比法界更不會重視醫師法律人。醫界先是不承認專攻醫事法學的領域是一種次專科,唸法律的人不過是個異類而已,八成是自己出了醫療糾紛才不得撩下去,何況阿貓阿狗都可以調解醫療糾紛,唸個碩士博士有什麼了不起。官大學問大,任何人當了祕書長,理事長,就自然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六法全書那算什麼?,唸法律的人不過是配當他的參謀文膽而已,根本不會把他們放在眼裡,居然還妄想平起平坐?有的前輩更愛以老賣老,要醫師律師發毒誓,保証不能控告醫師,否則因違反醫學倫理,還要移付懲戒處分。

三.  2007年12月19日來函請鴨嘴大夫幫幫忙:送小狗,意者請e-mail給鴨嘴大夫:「您好,因為懷孕的關係..家裡又小,實在無法在收容狗狗了。狗狗目前養在陽台,但是我的衣服也都晾在陽台,也擔心小BABY會對狗毛過敏,所以忍痛想把狗狗送出去,以下是小狗的資料(如下圖):小狗是六歲的淑女,叫作MOMOCO。因為顧慮小狗健康,已經作了結紮手術,應該施打的心絲蟲疫苗以及晶片植入等也都已辦理,請鴨嘴大夫幫幫忙。又小狗健康狀況良好,六年來只有二次眼睛發炎去看過醫生,上廁所習慣是一天兩次,必須帶到屋外方便。因為是成犬,所以用餐一般是一天一次,或者兩餐少量,平時不會亂叫,非常乖巧,情緒穩定,會狂吠的時候是只有送瓦斯來家才會汪汪叫。如果您想現場看小狗,我們還可另外約時間(我住在基隆),若還有其他問題,歡迎再提問,謝謝。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