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指導鴨嘴大夫博士論文的林教授老早就叮嚀過,囑鴨嘴大夫這一年一定要心無旁騖,專心一意只寫論文,不要被太多雜事所羈,信然!這學期已過泰半,鴨嘴大夫的論文本文與研究積分居然繳了白卷,原封不動一籌莫展,看來台灣第一屆保險法土博士碰到研究瓶頸,可能真的要難產了。

二.  鴨嘴大夫老婆去長庚醫院預備植牙,回來抱怨說她的主治醫師VS叫一位R(就是住院醫師)替她拔牙,害她痛得要命(VS拔就不會痛嗎?), VS當場還認為她的蛀牙頗有教學價值,居然號召許多R,及實習醫師Intern,見習醫生Clerk來圍觀,現場活體教學,好不熱鬧,眾人還嘖嘖稱奇,令她頗有微言。鴨嘴大夫就義正詞嚴安慰她說,本來嘛,教學醫院就是必須教學,否則醫學如何得以傳承?如果只是小病自己迷信大醫院,要去大醫院湊熱鬧,被人家當教學教材也是應該有的心理準備,此時病人就應該有忍耐的義務。然像鴨嘴老婆,不知要植幾顆牙,動輒一顆要花十來萬的錢坑工程,當然不敢掉以輕心,難怪不敢在坊間隨便找一家牙科診所被當白老鼠實習,當然也只好忍氣吞聲,到教學醫院當示範教材,此即「病人有忍耐的義務」的最佳銓釋。

三.  但見許多病人,連個小感冒或白帶搔癢,動輒也都要跑教去學醫院,排隊三小時看三分鐘,殊不知健保局本來只需付300元給診所,為了她的虛榮,必須付1000元保險給付給教學醫院。結果人家大醫院許多R求知若渴,都要亦步亦趨,緊跟VS學習看病技巧,病人又扭扭捏捏,不給人家一旁見習,企圖際起隱私權,打破傳統醫學傳承的教學規範,豈不是「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自我本位?要問的是,您自己無謂開銷浪費,白花了健保局兩三倍的健保資源,借問病人,利益收受一身,您的忍耐義務又跑到那裡去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