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百事纏身,每日窮忙,雖樂在其中,但也受盡委;人窮志不短,也要開始反擊了

二.  像有後輩醫師要請教訴訟案情,居然由護士假冒醫師名義打電話進來問,還招供說醫師很忙,沒辦法---鴨嘴大夫每日要看兩次門診,要寫十幾篇法學論文,要準備學生期末考試題,要當全聯會智庫,包攬團險為簽約把關,婦產科醫學會會訊也要一日之內寫妥編後語,還要準備19 日去陽明研究所教書的教材,請問鴨嘴大夫是茵茵美黛子嗎?

三.  面對另一位醫師同仁,一審竟然被法官判了三年有期徒刑(二年以下才能緩刑),猶如已病入膏肓才來找鴨嘴大夫急救,為時已晚。其實在第一時刻鴨嘴大夫的諮詢最有功效,不能和病人和解,也要對檢察官趕緊認罪協商,心甘情願當志工一百四十小時(最高)也要甘之如飴。鴨嘴大夫因為不是律師,沒有職業包袱,不會鼓勵興訟,又善揣摩司法官心理,不時都三令五申提醒被告醫師,在法院不但要誠惶誠恐,滿懷悔意,還要對受害人釋出誠意,讓庭上深得我心,至少可以求得緩刑,來日方長,竟然不會善加利用鴨嘴大夫,暴殄天物。

四.  如今只有待鴨嘴大夫完成上列工作,再用心好好研究這位被告醫師厚厚的一疊判決文,尋求解套之道了,死馬也要當活馬醫,否則白袍換囚服,又已宣告破產了,一場詐騙官司就輕易毀掉了一位年輕有為的醫師,情何以堪。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