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最遲2008年12月14日午夜十二點要終結博士論文粗稿了,估計至少有廿萬字以上,顯然陸續還要稍瘦身一點,否則連擺在書架上都不勝負荷。不過12月15日起無事一身輕,2009年起,要開始過正常的起居生活了。

二.  國人對「消炎藥」與「抗生素」兩種藥物從來都搞不清楚,當然對一個深信吃生冷白菜就會有白帶的民族,也是不足為奇。所謂消炎藥者,抗炎症反應的藥物也,因為人體炎症反應會產生紅腫熱痛,所以消炎藥也會鎮痛,也會退熱,有三合一的功效。最典型的消炎藥就是阿斯匹靈,普拿疼等非類固醇的抗炎症藥也。至於抗生素是專殺微生物專用者,微生物有細菌,有披衣菌,有漿原菌(mycoplasma或翻為支原菌),族繁不及記載,而細菌又可分格蘭氏陽性細菌,格蘭氏陰性細菌,厭氣菌,一物剋一物,所以抗生素也相對是五花八門。

三.  國人中古代醫學之毒最深的是就是一口咬定:凡抗生素都會傷腎(奇怪的是很少人會說傷肝?),鴨嘴大夫最愛反譏曰:抗生素是殺菌的,不是用來殺人的,更奇怪的是洗腎病人中竟有七成是吃到江湖術士的不明中藥所致,怎麼作賊的喊捉賊?但一聞鴨嘴大夫義憤填膺,病人就都會笑逐顏開,充耳不聞:「每次都這樣!中醫罵西醫,西醫罵中醫」,挑起導火線,然後隔岸觀火,不干她事去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