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投稿政大法學評論的一篇近四萬字的「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制度之相關研究」初審通過,這下子博士研究積分中的TSSCI的要求已快達到,不覺人心大振,再來就是逐章努力修改,以求符合審查要求,看來明年暑假畢業有望了。

二.  醫師半路出家,想當一個法學研究者,談何容易? 鴨嘴大夫的法學論文被堂堂退稿三篇,如今方有一篇獲得青睞。那像當年在長庚醫院寫醫學論文.數據統計一下,引經據典就完成了超完美的作品, 鴨嘴大夫一年完成兩篇原著,輕而易舉。

三.  醫師唸法律會被貼上標籤外,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不為所用」。醫師方面覺得您不務正業,還有學弟甚至被醫學中心的主任罵說:您學法律幹什麼.想告醫師啊?一方面醫師覺得學法律沒有什麼了不起,一方面醫師自己看了幾篇外國文獻,翻成中文也可琅琅上口,就更以為不過如此,唸法律的醫師天資駑劣,又有什麼了不起?

四.  法界也是銅牆鐵壁,滴水不漏,認為醫師法律人不堪使用。鴨嘴大夫一直都運作想要到衛生署「法規委員會」貢獻所學,竟不得其門而入,一位擔任過處長級的政大老同學就明告,他們學法律的不要非正統的半法律人插足。可是堂堂衛生署裡面沒有一個唸法律的醫師在法規委員會不會怪怪的嗎?他們法律人認為要問醫學的事,再請醫師列席即可,喝牛乳何需養一頭牛?

五.  相反的是衛生署的「醫事審議委員會」卻是由一半法律人,一半純醫師組成,混種的醫師法律人一樣不得其門而入。其實醫療鑑定是鑑定醫學方面的事,根本不需有法律人介入審議,形同官方陪審團一樣,就像車禍鑑定一定要由汽車專家組成合議才對,何勞法律人協助鑑定?「醫事審議委員會」真正只需做兩件工作:一是醫學事實鑑定---醫學上的事實認定如何?如羊水栓塞或小兒心肌炎的死亡率是否幾近百分百?延誤診斷與死亡有否學理上之因果關係?也就是必須能鑑定出早期診斷,病人是否仍舊一樣會死亡?二是醫療過程鑑定,醫療行為有否符合醫療常規?有否符合當時當地醫療水準?這種純醫學的工作,若法律人也要全程插手,法官可就沒事可做了---其實真的有需要請教法律方面的事時,再請法律人列席,又有何不可?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