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法界人士經常誤以為醫師訴求的「醫療行為去刑化」是代表醫師想要拿到殺人執照的免死牌,所以才會嗤之以鼻,發出「世上有那一種行業可以偉大到可以去刑化?」的質疑;醫師的冤屈是病人多是帶病求醫,險中求生,醫師醫好了病,救人一命是理所當然,搶救不治就要白袍變囚衣,當然是情何以堪?不過彼此心結未能釐清之前,鴨嘴大夫贊成先訴求醫療行為「除罪化」,或「輕刑化」足矣,至少比較不會礙人礙眼。

二.  鴨嘴大夫杞人憂天的是年輕醫師追逐名利不勝於力,企圖商業化醫療行為,診所儀器競賽,大作廣告,還不時來個週年慶,全館八折優待的企業化經營,尤其許多美容整型包醫承攬的醫療行為,本身就帶有承攬契約的意味,最終把醫療行為的「執業」演變成「營業」,影響所及,連醫療法第82條(第二項: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醫療行為不適用消費者保護法的美意都打消了不說,還妄想要去刑化?恐怕終究只是緣木求魚,一廂情願的笑話。

三.  這個時候應該是醫界大老出面,說幾句醫德倫理的重話,祭出同儕制裁家法的時機到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