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渡過兩週頹廢期,因為趁助手出國自己偷閒,停了兩週沒寫電子報,居然頗有罪惡感。星期天上吐下瀉,鴨嘴大夫打完三瓶點滴.昏暗十二時之後,半夜四點就抱病起來寫上網資料,不敢怠慢。

二.  近兩週鴨嘴大夫信箱累積不少Q&A,不過可回性不高,蓋有的是問中藥,偏偏鴨嘴大夫就不信那一套,道不同不相為謀;有的是把應該要問她主治或主刀醫師的問題,一股腦兒要鴨嘴大夫儘告知同意的說明義務---有趣的是有的醫師乾脆就把鴨嘴大夫的電話號碼給病人,要病人直接詢問鴨嘴大夫,沒有法律問題他才願意接手治療,真是所謂「便宜主義」。

三.  鴨嘴大夫常自嘆醫界不會善用醫師法律人,甚至濫用到連要違法出租醫師執照給生意人或當負責人的風險都要一一詢問鴨嘴大夫,替他分析利弊得失,法律風險。其實鴨嘴大夫常謂學法九年不是要來解決個人的芝麻小事,那些是律師的工作,鴨嘴大夫是期望能為醫界或民眾做一些大事,如撰文醫師喪失調劑權違憲,可申請大法官解釋或健保局包山包海,保小病不保大病違反保險法原理,或推動「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以保護醫療受害人,可惜醫界人士只懂免費濫用鴨嘴大夫當個人法律顧問,甚至星期天也不放過鴨嘴大夫一馬,問個一兩小時絕不手軟,偏偏自認是鴨嘴大夫朋友,當然可以隨心所欲,問題是中秋節到了,就從沒有一位求教醫師記得送個月餅給鴨嘴大夫解解饞。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