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日昨鴨嘴大夫參加高醫十五屆同學會,有甚至遠自美國,日本,以及中南部的同學總共來了37,加上眷屬,共計五十名,歡聚在華泰飯店,彷如時光倒流。不少同學自畢業後,或當兵同營退伍後即未再聯絡過,33~35年不見,蒼老者有之,駐顏有術者亦不少,最驚訝的是大多數同學,鴨嘴大夫都毫不經意思索即叫出他們名字,年少輕狂,同窗七年,加上有的同袍兩年,要忘也難。

二.  輾轉聊天之間,才知有三位同班同學業已過世,其中一位還是與鴨嘴大夫同居「朱舍」四年的好友何啟旭也往生多年矣,令人不禁噓唏不已。何兄為人忠厚老實,畢業後聽說罹患鼻咽癌轉移腦部,大家都認為要責怪都是朱舍房東,身為乩童,整天燒香拜佛,香火彌漫撲鼻,何兄房間最靠近佛堂,影響也最大。還想說何時想到新竹找開業的他敘舊,一恍三十年過去了,竟無緣再見一面……

三.  十一月鴨嘴大夫又要開始忙了,不過是開會多,演講少,窮忙而已。鴨嘴大夫一向妄想致力研究醫事法學,為全體醫師爭取法律權益,但大多數醫師並不領情。那一天鴨嘴大夫想不開了去考律師執照,轉行為民喉舌, 公平正義大帽子一壓,醫師麻煩恐怕可就大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