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新年快樂,萬事如意,心想事成!祝鴨嘴大夫部落格網友,舊雨新知:「福虎生豐,虎年行大運」,更祝電子報醫師訂戶:「快快樂樂濟世,平平安安救人」。

二.  鴨嘴大夫針對醫師發行的「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醫師訂戶至今早已破百,一則以喜,一則以憂,鴨嘴大夫面對的煩惱是今後要如何來為醫師們提供規劃避免無謂的行醫風險。風險管理賣的正是服務,是資訊的提供,而非在賣報紙,更非賣弄鴨嘴大夫九年的法學素養或實務經驗。最可貴的是,訂戶中有不少是曾經用電話諮詢過鴨嘴大夫的同儕,不乏連師執輩的大老也能放下身般,情義相挺訂閱,今後鴨嘴大夫若不能盡全力服務,真不知將愧對多少醫界師長。

三.  相對於美容醫學會理事長對鴨嘴大夫的厚望,與對會員們的照顧之心,居然主動要向鴨嘴大夫訂閱六百份電子報給會員免費閱讀,鴨嘴大夫當然是無償提供配合,報答知遇之恩;想不到自家台北市醫師公會反而一板正經,打起官腔,居然拒絕鴨嘴大夫不惜血本,免費提供8400份給公會會員閱讀的好意,熱臉貼冷屁股,鴨嘴大夫也愛莫能助,一但火燒屁股,鴨嘴大夫也只好任其自生自滅了。

四.  回憶二年前有一位市立聯合醫院的年輕醫師拿著一紙法院的判決書來尋求鴨嘴大夫的協助一看之下法院判決主文竟寫著「業務過失致人於死處有期徒刑六個月」且居然沒有緩刑。該老實的醫師對案情的來龍去脈矇矇矓矓,一問三不知只知一味堅決的不解訴說我又沒有錯…,幹嘛關我?

五.  因為事發後醫院並沒有協助他積極處理,該古意醫師也不知醫師公會有許多管道可以幫忙他,鴨嘴大夫問及他案發當時為什麼不趕快和家屬和解醫師仍一味委屈的辯說「他們一下子要我賠好幾百萬元我那付得起就不理它了本來我就沒有疏忽嘛!」。眼看上訴期間只有七天,鴨嘴大夫連忙指點他趕緊向當地醫師公會求援並介紹他聘請專門負責醫療糾紛的律師替他上訴,爭取無罪判決並叫律師出面趕緊設法和病家調解達成民事賠償或至少終局判決時可以得到緩刑,否則囹圄入獄,白袍變囚袍,真不知醫師將情何以堪?

[../../include-pag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