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自大年初二到越南河內及下龍灣旅遊五天,至初六才回國,除了在越南天氣冷,五天都沒下過雨外,整個行程只能用boring(無趣)一字涵括。主要在越南真無景點可看,又沒地方可血拼,鴨嘴大夫用100元美金兌換了180萬越盾,居然五天都花不完,蓋實在沒東西可買,或值得買。

二.  不過全程難得一家四口團聚,鴨嘴大夫難得享受天倫之樂,與被孝順兒子侍候得無微不至的奢侈,是五天來越南之旅最大的快樂與收獲。

三.  在自河內開往下龍灣車行三小時半之途中,鴨嘴大夫胡思亂想,終於釐清醫療事故的民刑刑責任之分野界線,自譽為醫事法學的另一項重大突破,果真不虛此行,雖仍可能不過孤芳自賞耳。

四.  蓋醫療風險包括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故若醫療事故為此兩者所導致者,並非醫療疏失所引起時,不明自喻應該就是表示醫師並無刑事責任可言。雖然醫療不幸是可預知的合併症與副作用,然醫師有否善盡告知後同意的說明義務,有否告知病人還有有其他的治療選擇,有否尊重病人有選擇替代治療的權利?攸關病人權益不小,故除非病人經歷過醫師的告知後同意,並接受了,方可說病人已自認風險自負。否則,若醫師未盡到說明義務,一但發生醫療不幸時,醫師違反義務,罪不致死,不過違反契約之附隨義務,就必須要責無旁貸花錢消災,承擔起民事責任。

五.  主要也是因為醫療風險本質上並不會因為醫師未盡說明義務,就會因而增減病人受傷害的發生率,所以發生醫療不幸時,醫師雖名為加害人,實際上若無「結果迴避可能性」可言時,在優勢証據下,加害人最多也只需負民事賠償責任,因為只要醫師之醫療行為,確定符合當代醫療水準,已盡到客觀的注意義務了,基本上無醫療疏失,醫師就無刑事責任可言了。

六.  所以在醫療審判時,法官首先要自「醫學學術鑑定」報告,確認該案是屬於醫療過失,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三者其中的那一種?若有業務過失則被告醫師當然難免刑事責任,但若是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雖無刑事責任,法官仍需透過「醫療過程鑑定」,就醫師是否有違反附隨義務,來定其民事責任及賠償金額即可。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