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健保制度專司討好選民,違反醫療傳統,放任國民每年每人看病14.5次,小病浪費醫療資源,重病時又要保險對象自費,與保險理念大相逕庭,結果是急難救濟需要政府插手協功助之時,反而彈盡援絕,人民只能自生自滅。惟雖惡法亦法,針對健保局醫療政策的倒行逆施,醫界人士儘可抗爭抵制集體杯葛,以爭取最低看病權益,取子之予攻子之盾,但最重要的是,醫師個人絕對不可違約犯法,,違反行政義務,或虛報詐騙健保給付,有失醫德與醫師尊嚴。

二.  H1N1疫苗受害事件,把政府弄得手忙腳亂驚慌失措,但至少突顯出政府防疫政策的成敗閃失,必須由國家出面救濟,因而醫療院所配合政策為庶民注射疫苗,即使不幸一針斃命,民眾也知道應該向政府索賠,而不再是到診所抬棺抗議了。高醫被健保局停約一個月的醫師詐騙保險事件,雖是醫師個人涉嫌醫療犯罪,但健保局會理直氣壯要醫學中心停約,或追溯回扣一年健保給付費用易科,理直氣壯是因為中央健保局認為健保特約是與醫學中心簽訂的,受僱醫師並不是契約當事人,違約處分當然要罰特約醫療院所,這次法治觀念終於正確了。但中央健保不要忘了,每次醫療院所發生醫療糾紛,民眾無知都把第一線的醫師當作討錢索賠箭靶,忘了幕後小老闆是醫院,而真正的大老闆金主是年擁4700億的中央健保局,可以索賠得更多,所以醫療糾紛求償的對象,中央健保局也應該藉此澄清,找大老闆,真正的幕後金主索賠才對。

三.  台灣健保之光環舉世聞名,都是中央健保局理所當然的成就,但一但遇到醫療糾紛,中央健保局就都默不作聲,冷眼旁觀,任由民眾去醫院抗爭,向醫師個人窮追不捨,可憐醫師不過是財團醫院的馬前卒(法律名詞是受僱人),而醫院更不過是中央健保局的手腳(法律名詞是履行輔助人),所有的索賠求償箭頭都應該指向財大氣粗的中央健保局才對,可是就像縮頭烏龜一樣,中央健保局享受健保烏托邦催生者的美名,好事歸它,醫療糾紛發生時本要承擔其履行輔助人(特約醫療院所)一樣的故意過失責任時,健保局就趕緊劃清界線隔岸觀火,任其使用人(特約醫療院所)或使用人的受僱醫師責任自負,自生自滅受與他完全無一絲牽扯。

四.  肉毒桿菌中毒事件方興未艾,又有病家出面向媒體喊話,怪罪是應診醫師的醫療過失,太晚到場所致。其實自鴨嘴大夫的「醫療風險理論」分析,肉毒桿菌中毒不折不扣只是醫療意外,沒有結果預見可能性,更沒有結果防止可能性可言,與醫師有否到場,早一點到場或晚一點到場都完成無關,就是因為醫療意外沒有預知可能性,不然不要吃不就可以防上其發生了嗎?這種食品中毒意外,當然首要檢討的是政府的食品檢驗是否出了問題?民眾有所傷害損失,當然也應由國家社會安全的福利制度來負起救濟責任。而其中最重要的觀念是必須接受並承認,應診醫師絕對沒有醫療過失責任,否則國家救濟制度就沒有成立的空間可言;鴨嘴大夫也希望藉此不幸事件,提升我國食品檢驗政策水準之餘,並期望能教育民眾醫療風險救濟制度的概念,不要動輒凡有醫療事故發生,都千篇一律要劃歸為醫療糾紛,專找醫師找不完的碴,幹什麼?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