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有律師要求我們婦產科醫學會作醫療糾紛學術鑑定,鴨嘴大夫身為醫療糾紛委員會的召集人,期期以為不可,因實証醫學包袱在身,若律師正是替原告來控告醫師會員的案件,站在學術良心立場,當然必須實話實說,豈不陷會員於不利?何況在我國,有權法定要求醫療鑑定的機關亦只限法院或檢察署,學會當然可以不接受民間機構或個人的醫療糾紛鑑定要求。

二.  搞了半天,後來才有會員打電話來質疑,原來是會員委託的律師的函求。其實只要透過會員本人來諮詢或要求鑑定,鴨嘴大夫是絕無拒絕權限,雖然鑑定結果不能保証或被迫一定要認同當事人醫師立場,只怕私人要求,公信力不足,白忙一場,不如當庭請求法院「要求調查事項」,由司法官本職權調查主義,直接來函要求學會鑑定。

三.  醫師會員往往一通電話,就要鴨嘴大夫努力案情分析。想想目前詐騙電話充斥,誰知道打電話來諮詢的人是誰?若是病家冒名頂替,再逐字錄音,作為反証,也有可能落個「我不殺伯仁,伯仁為我而死」的罪名,鴨嘴大夫可擔當不起,所以沒有通過學會祕書認証,非會員或非「達特高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的訂戶(有電腦資料可尋),鴨嘴大夫還是惜口如金,避免熱心過度為妙。

四.  尤其甚者,發生醫療糾紛時,有的醫師仍放不下身段,吩咐他的護士或由先生娘披掛上陣,打電話來向鴨嘴大夫諮詢案情,鴨嘴大夫更是膽戰心驚,萬一是對方人馬,教戰手冊教了半天,豈不自相殘殺?何況鴨嘴大夫尚未考取律師,沒有義務回答醫師以外人士的法律諮詢。

五.  愛狗人士來函緊急催告:一則是Melvin的「北投中正山登山口有一隻左前腳掌腫脹的黑狗:您好!不知應該如何幫助牠?網路收尋到這網站,希望妳們能伸出援手,幫助在北投中正山登山口處(在北投十八份附近),有一隻黑色野狗,牠左前腳掌已經腫脹傷口紅腫」。另一則是Mr Chau的「希望你收留流浪狗:流浪狗之家的負責人:近日,我住的屋村有2-3隻流浪狗,每當我行過牠們的附近,牠們總會吠我,使我非常害怕!希望們派人捉拿牠們」,希望有力人士與鴨嘴大夫聯絡,及時先行伸出援手,感激不盡!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