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94 日參加由陳忠純紀念促進醫病關係教育公益信託基金會、西園教學醫院主辦,月旦法學雜誌協辦的「九十九年度醫學倫理與法律的交錯與應用()─醫病糾紛的法律實務()訴訟法」研討會,報告「醫療鑑定與分級制度」。研討會請有幸到保險大師劉宗榮教授主持,並邀請台大、高大、交大的法學教授及地方法官主講及與談,尤其交大陳 誌雄教授為法界引進行政補償的概念,更彌足珍貴,可惜知音者寡;更可嘆的是私人財團法人為醫師舉辦的公益活動,捧場的醫師並不多,儘管鴨嘴大夫講得口沫橫飛,也不過只是孤芳自賞。

二.  智庫變成論壇,全聯會成立智庫的創意令人耳目一新,重用醫師法律人為醫界服務,學以致用,令人鼓舞歡欣,可惜最後卻又落入窟臼,外行領導內行了無新意。當年鴨嘴大夫曾提出先由小組(醫療立法、醫療糾紛、醫療保險)subspecialist中的一人專人提出研究報告,由小組成員先行通訊討論修訂,再由智庫委員會及法制委員會專家聯席就法律方面及實務方面討論,最後定案提到理事會,再加入大老們在行政方面,倫理方面,甚至政治運作方面的高見,最後自然面面俱到。可惜提議當場就被行政裁決掉,從此智庫委員會變成醫師論壇,機智問答,百花其鳴,結論又採多數決,置法理法學不顧,鴨嘴大夫英雄無用武之地,從此意興闌珊,不得不淡出江湖。

三.  法官的「防禦裁判」已逐漸發酵,如今法官判重叫好,判輕就會蒙上受賄、枉法等罪名,動不動就被載上「背離社會觀感、人民法感情」的大帽子,每個被告都不得不擇重判刑。如今「罪刑法定主義」已形同具文,公平正義總被嗤之以鼻,情況就像醫界的「防禦醫療」,自稱醫療改革者因一己遭遇,懷恨抹煞全部醫療體系的貢獻,以及眾多醫師良知良心的自省功夫,造成現代醫師只敢選擇沒有副作用,沒有風險性的「醫師安全」醫療行為,即使未必對病人是最好的醫療行為,也不敢用一生清譽打睹,只敢苟且偷安、苟延殘喘,病人安全就好,病治不好也無可奈何,甚至醫療生態丕變,今後的法院生態會如何劇變雖不得而知,但回到由人民丟石頭公審的時代不遠,恐亦非良民之福。

[../../include-pag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