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最近在到處演說,推廣「醫療風險理論」,其實是想在醫界、法界以及民眾之間,建立起一套共同語言,一有醫療糾紛時,三方先心平氣和坐下談,到底這種醫療傷害是不是「不可避免的情況」?有如壽終正寢或疾病使然,連醫療事故都不能成立了,還有什麼好爭議的?

二.  法律上說「無過失責任」no fault liability,其實是不論對錯,無關過失 regardless of fault之意,醫界就解讀以為是沒有過失without fault也要負刑事、民事、行政責任,不免群情激憤。醫界說要去刑化,其實是訴求醫療過失去刑化而已,免得白袍換囚袍,救人不成反成殺人犯,法界就緊張兮兮,以為醫師想要領殺人執照,其實天子犯法與杰民同罪,醫師何德何能?雙方不使用共同語言溝通,等同雞同鴨講,各自表態,無從交集。

三.  若是「可避免性的醫療事故」,方能依醫療行有否符合當時、當代的醫療照護水準,來斷定醫師有否醫療疏失,然後再依醫療事故本身有否「結果迴避可能性」,來區分該醫療事故到底是醫療過失,還只是「醫療風險」使然?因為醫療風險包括「醫療不幸」,如醫療合併症與藥物副作用,及「醫療意外」,如疾病併發症與藥物過敏,最後還要再依該醫療風險有否「結果預見可能性」來論述,有結果預見可能性者,若醫師已盡最大努力去迴避,最後負面醫療結果仍不免發生,應是醫療不幸,若無結果預見可能性,醫師根本無從迴避起,回天乏力,只能說是醫療意外,Act of God,醫師當然不是神,幹嘛要捉去監獄關?

四.  有這種「醫療風險理論」的共識,三方討論使用共同語言,當急要務就是要先確定發生的醫療事故是屬於醫療過失,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的那一種?釐清法律責任,再決定要補償?要救濟?還是要賠償?醫師有過失,責無旁貸當然要賠償,傾家蕩產亦不足為惜,但醫療風險就要靠國家提出一套行政補償的方式,而不是任由醫病雙方廝殺抗爭,造成社會動盪不安。

五.  若能尊循這套「醫療風險理論」,碰到醫療糾紛,醫病雙方理性對話,何需爾虞我詐,民眾訴諸媒體抬棺抗爭,醫師限縮服務,際起防禦醫療網,法官公平對待介入調解,又何需辛苦成立醫療專庭,焦頭爛額捲入池魚之殃?結果糾纏訟經年,最後還是不免仍是訴訟勞費的三輸局面;所以也只有應用「醫療風險理論」,醫病關係才能維持和諧,醫療生態方能導入正途。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