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法律解讀有時總令鴨嘴大夫不時有錯愕驚艷之感。政大一位後來當法官的同學曾告訴鴨嘴大夫說,政大校規規定可以違規停車兩次?因為學校停車規定明文:「違規停車三次後禁止駛入校園停車」,原來重點不是在不可違規停車,而是在第三次違規後就不准停車,所以只限違規停車兩次,尚可接受,乍聽之下,好像也蠻有法理根據的。

二.  這次雲南旅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鴨嘴大夫一向寧願多花些團費,也特意不參加血拼團,以免減少遊興。所以見行前契約上特別註明只限到三家血拼店參訪,顯然是表示只以此三家為限,而不是血拼團天天逛名產店,海銷旅客,藉此節省團費的惡劣作風而甚感欣慰。不料當地地陪小姐居然解讀限三家血拼的任務是,所謂的指定三家店,代表團員就一定非要在這三家店內血拼不可,尤其為了衝公司的業積與自己荷包,甚至很不客氣的衝著抵死不買的某些團員指責說:「您們不血拼,我們無法對公司交待,當初就應該參加都不血拼的旅遊團才對!」,直令加州律師的小兒子傻眼到快看不下去了。鴨嘴大夫固然忙著血拼樂此不疲,甚至還覺得不過癮,拉著台灣領隊抱怨還有沒有可以血拼買賭石或錫製品的店?雖是地陪的最愛,但鴨嘴大夫也實在無法對地陪的牢騷產生共鳴,更無法接受限定血拼團的任務之歪曲說法。身為台灣的法學博士及消基會的委員,鴨嘴大夫只是想不到法律解讀居然可以離譜到如此程度,真是服了見錢眼開的中國地陪。

三.  鴨嘴大夫為什麼堅持星期六晚上一定要看診?主要是不要因醫師突擊缺席,害患者老遠空跑。雖有不少患者對鴨嘴大夫星期六晚上仍有看診表示驚訝,但對時間上帶來的方便,當然也都卻之不恭。不過一旦鴨嘴大夫福至心靈,想要延年益壽,出國散心之時,一下子公告休診八天,十天也較能心安理得,蓋患者雖對鴨嘴大夫掛羊頭賣狗肉,假借出國考察醫療政策名義的技倆早己識破,但仍蠻能接受,尤其有不少忠實患者每每感性的擔憂鴨嘴大夫不知那日會壽終正寢或中風不遂,更相信偶爾放年高德邵的鴨嘴大夫一馬,出國散心追求養生之道,也尚能接受。即使星期六晚上,行人稀疏,街道暗淡,全台北市好像只有鴨嘴大夫一個人在上班,在工作,鴨嘴大夫也樂此不疲,委屈的只是無法參加朋友聚餐或望年會,或與鴨嘴大夫老婆來個台灣兩日遊的樂趣。

四.  鴨嘴大夫很想在法學界找到一位知心的好朋友或知己,彼此放下身段誠摯以對,無所不談,表達心中的友誼,而厭倦於物質金錢的餽贈或權勢的交換。但縱有許多適當又心服的師長或學弟妹,也礙於權勢或學問、地位而難攻破心房,無法平等友情相待,除了幾位碩乙班的同學之外,或無緣交往,或高攀不起,或沒有時間空間的環境允許,鴨嘴大夫一直無法在法界找到可以如醫界一樣隨和幽默,無所求,無所爭,無所不談的好朋友。在法界只有獨來獨往,自得其樂,鴨嘴大夫空有滿腹法學熱忱,永遠是如此孤獨寂寞。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