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自拿到保險法博士之後,彷如法界的孤兒,保險界的遊民,不折不扣成了畢業即失業的土博士。尤其因只拿到的學位是商學博士,更是自相形慚,只好乖乖回到婦產科的領域,努力吸引醫學新知,重返醫師本行,加上五年來攻讀的只是醫學有關的法律與保險,只能為醫喉舌,力抵保險財團,結果是醫師未必領情,但財團無利可圖,還要被擋財路,更是恨之入骨。一直到最近鴨嘴大夫才被保險發展中心伯樂識馬,延聘為申訴委員之一,至少還有發揮所長的空間,聊以為慰。

二.  其實在商學院專攻保險法律的商學博士,比在法學院專攻保險法的法學博士還要法學,還要專業。商學博士生要修習42個保險法律相關學分,遠比法學博士生只要修習18個保險法相關學分要多近2.5倍,真不知鴨嘴大夫是怎樣熬過來這五年來的,可惜妾身不明,畢業時的頭銜居然是商學博士的DBA而非法學博士的PHD,以致於全國各大院校的法律學系,甚至連政大本校的風險管理與保險所要應徵法律組教授時,也特別指明一定要法學博士,而竟無法接受專攻保險法律的本科商學博士,夫復何言。

三.  醫師講求仁心仁術,濟世救人。鴨嘴大夫當年月入豐碩,行有餘力,更是可以隨心所欲濟弱扶傾,尤其站在關懷病人的角度,衣食無慮之下的醫師莫不個個儘情發揮愛心,絕不後人。但如今在健保制度金錢掛帥,利益團體分贓不均之下,少數醫師無法「衣食足而知榮辱」,而更多的醫師都必須以量補價,聊以為生,在健保制度大量消彌中產階級的醫師之後,醫師的社會責任感也隨之煙消雲散,消失怠盡。

四.  最令鴨嘴大夫懷念的是早期被遺忘的催眠醫療方式,仁心仁術慈悲為懷的老醫師,在慢條斯理的諄諄告誡之下,許多病人的慮病症或精神官能症也都可以不藥而癒,如今取而代之的只是花言巧語的美麗謊言,或是商業掛帥的制式刷卡服務,醫病關係淪為爾虞我詐,甚至勾心鬥角,再加上有些醫改團體努力醜化醫師,儘情謾罵離間,連在醫界鴨嘴大夫也似乎找不到無容身之地矣!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