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最近有好幾個病人對鴨嘴大夫說,她對普拿疼藥物過敏,令鴨嘴大夫難以置信,等同沒消炎藥可用了,但總比病人說她對消炎藥過敏,再問清楚到案是那一種消炎藥,就都不知道得好。其實國人總是把「抗生素」與「消炎藥」混為一談,所以一發炎就要吃抗生素,其實病人可能是對抗生素過敏而已,但病人既提說過敏也不能不尊重,結果最後可能全部的藥都不敢用,只能束手無策。

二.  每週更新的鴨嘴大夫網站日漸式微,可嘆集婦女醫學新知、國民健康教育及醫療法律保險一身的鴨嘴大夫部落格文章,可是鴨嘴大夫每週都必須花上四、五鐘頭一個字一個字親手打字出來的心血結晶,可惜鴨嘴大夫就是不懂行銷,而無法被眾多網友知悉,一片苦心付諸流水,殊為可惜。

三.  如果「生產風險救濟基金」找不到廠商可以出錢資助,少子化的人口危機既已提昇到國安階級,為了推動鼓勵生產報國,加強國家戰力的人口政策,最大的獲利者就是國防部,就應該要由國防部編列預算,一手承擔起來才對。「生產風險救濟基金」要產科醫師籌募基金,已是強人所難,為什麼對少子化最憂心忡忡的國家反而可以置之度外?要知生產風險救濟是要保障產婦面對風險的承諾,作為福利國家的一環,政府怎麼可以沒有擔當的勇氣?為了政策問題,獨厚內科的藥害救濟,及獨厚小兒科的預防接種救濟,為什麼內科、小兒科醫師都不必分擔基金籌募?獨獨生產風險受害救濟基金要由產科醫師出錢出力?豈不等於在懲罰選擇婦產科的醫師,誰叫您那麼愛接生?間接更是加重年輕醫師選科危機的惡化。

四.  協尋主人:2011221日晚上12:00興安街與隆江路口尋獲一隻公紅毛貴賓聯絡電話:0939-797-457 0921-088-971」,主人可先與鴨嘴大夫聯絡,代轉。

五.  愛狗網友來函求助「請您幫幫我!」,鴨嘴大夫隔行如隔山,無能為力,也只好上網求教,請網友提供答案,文曰:「您好,想請問您一個狗狗的問題。我家的狗狗因為自身基因上的缺陷,對於毛囊蟲沒有抵抗力,看了很多醫生也都沒有辦法,看著他哪樣我真的很心疼。對於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他,我更是生氣與不捨,所以想請教您們,有什麼方式可以讓他回複或是改善?我知道將他的身體狀態調整好事根本,但是目前他這樣光是抓癢就不能好好睡覺,請您們幫幫我,麻煩你,謝謝」。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