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心放下來後,鴨嘴大夫才知有時太執著才是人身病源,社會爭源,世界亂源,放下了才發現從前太苦了,心有所羈身有所絆。

二.  個人為追求名利兼收汲汲營營,開業醫賺滿荷包腦滿腸肥後,就像鴨大夫一樣庸俗,窮得剩下錢了仍不甘寂寞,又要追求功名利祿高官;服務醫師功成名就,當名醫被人崇拜景仰之餘,也想海撈一票,看有否金錢利益隨之second gain?不禁要懷疑,搞國家獨立革命的政治異議份子是真正的愛國者,還是謀取名利的政客?是真正在為人民福祉著想,還只是在為自己爭官位,謀私利耳?

三.  鴨嘴大夫曾經就是這麼看不開的人,到現在看書會視線模糊,吃飽會噁心嘔吐,坐久會腰酸背痛,走多會下肢麻木,都是多年來一心二用,每天熬夜作電腦功課所致,表面上不過是貪圖妄想爭個醫療法律的學者身份,維護醫師固有權益,讓眾人折服聽信,進而能否為台灣醫界求得一生存空間,私底下不也是充滿利慾薰心?

四.  不過至今仍無法理解,一是醫界大老為什麼遲遲不同意讓醫師加入勞基法?二是為什麼全聯會要為員投保團體意外保險,一年繳三千萬保費,不過得到二千萬理賠,一年足足浪費一千萬福利金仍理直氣壯?三是為什麼醫界會無知大膽的反對趙麗雲立委高明的醫師強制責任保險與強制醫師投保責任保險的提案,理由安在?

五.  可嘆鴨嘴大夫空有台灣本土第一位保險法博士學位的名號,無人聞問,手無縛雞之力,智無力挽狂濤之能,最終還是要回歸自然獨善其身,準備含飴弄孫,作個盡責的奶公,放下心來,至少還有剩餘價值。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