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在鴨嘴大夫的心目中,病人永遠最大,所以只要在門診時間內,無論有什麼大小事,鴨嘴大夫也要趕回來,儘量準時看診,即使下午去高雄或新竹演講,也會在晚上七點趕回台北應診。雖非等待什麼特約的特定的病人,但想到病人有時是好不容易抽空前來,也有少數死忠的,是大老遠自台中,高雄搭高鐵來看醫師的,所以鴨嘴大夫拿到博士後,已沒有藉口,一定按時上下班,所以至今三十多年從未參加過一次婦產科醫學會週六的晚宴。當年參加民權扶輪社也因每晚聚餐都缺席被迫放棄。即使台灣的病人有點被寵壞了,不少病人都習慣在門診快結束時才來掛號,曾有一次過中午十二點時,一下子不約而同擁來五名患者來掛號,反正病人至上,鴨嘴大夫也見怪不怪,樂此不疲。

二.  醫師有時真的是多作多錯,少作少錯,但有時能指導病人找到適當的醫療院所,合適的醫師作必要的檢查,以及很可能需要的大手術,及進一步更需要的追蹤治療,即使把病人轉診出去,醫師即無利可圖,但即使沒有賺到一毛錢,服務老病人讓她得到完善完整的治療,也是一種快樂,彼此醫病關係的默契都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三.  少數初診病人可能不知道,沿襲自長庚醫院的方式,鴨嘴大夫門診的器械包括鴨嘴,都是使用高壓消毒,這應該也是一般婦產科診所的標準作業流程。但這些病人居然會自作聰明,要求使用拋棄式鴨嘴,雖是主從客便,鴨嘴大夫只是很納悶幹嘛要拋棄式鴨嘴?其實多花錢事小,拋棄式鴨嘴不如高壓消毒的鴨嘴潤滑好用,且一點都不環保。

四.  鴨嘴大夫最近百病叢生,辭掉所有理事及教職後,專心經營醫師風險管理,發行電子報,並限縮服務:規定不訂閱電子報之非訂戶者,請勿向鴨嘴大夫法律諮詢,自己去找學會或公會的理監事或特約律師諮詢可也。對會員發生醫療爭議或糾紛後才要訂閱電子報者也敬謝不敏,因為他們只為換取免費諮詢,而非著重風險管理,所謂帶病入保,一個案子起碼要問上十來遍,鴨嘴大夫怎吃得消?

五.  醫療法律諮詢絕不是舉手之勞,而是勞心勞力,廢寢忘食,尤其A型個性的鴨嘴大夫為求完美,來者不拒,且經常為任何一位會員的問題挑燈夜戰,為一篇答辯文或鑑定書絞盡腦汁,甚至黔驢技窮到一連好幾晚擠不出半個字,而在電腦桌上夢見周公,居然還夢到自己終於完稿了而雀躍不已。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