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近日啫睡,除了體力不支外,失去考律師目標,反而無所事事,以前一上電腦桌,就點上煙斗,神遊煙霧迷漫的尼古丁中,最近雪茄煙絲也都戒了,兩手空空,無一物可握,就顯得有點手足無措。每每坐不到半小時,鴨嘴大夫就感腰酸背痛,只好上床躺著休息,看HBO影片療養身心,順便延年益壽。

二.    鴨嘴大夫是試圖把醫療事故為三大類:醫療過失、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簡單的說:醫療事故中有結果預知可能性,也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者,就是醫療過失;有結果預知可能性,但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者,就是醫療不幸;沒有結果預知可能性,也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者,就是醫療意外,如下圖所示:

醫療事故

結果預知可能性

結果迴避可能性者

醫療過失

醫療不幸

沒有

醫療意外

沒有

沒有

凡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就是所謂的「醫療風險」,因為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者,所以理應無刑事責任,但並非即無民事責任,所以醫界不要妄想醫療糾紛去刑化,應用鴨嘴大夫的「醫療風險理論」,最多能達到醫療風險去刑化,就應該已是三生有幸,祖上有德了。

三.    醫師責任保險是以醫師有無過失作為理賠條件,保險公司不懂醫學,便宜主義下大都以法院刑事判決有罪或無罪結果,搭便車作為理賠條件。但事實上,我國雖是民商合一,保險法本身算是民法,民法賠償條件與刑法的有罪判決又有何相干?刑法的過失責任與民法的過失責任顯有不同,在證據力方面,民法過失只要有優勢證據已足。

四.    故如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等醫療風險,固非醫師過失,所以醫師並無刑事責任,但在醫療不幸 (包括醫療併發症及藥物副作用)時,固有結果預知可能性而無結果迴避可能性,惟在「醫療併發症」方面,必須是醫師已盡最大力去迴避仍無法迴避,才能說是醫療不幸,若醫師並未盡最大努力去迴避,如開刀時漫不經心或談笑風生下造成併發症時,醫師當然仍難逃其咎,而必須要負民事賠償責任,或在「藥物副作用」方面,醫師未盡監督追蹤之責,任由仿單上明知的副作用發生,當然亦必須要負民事賠償責任,而由責任保險人負責理賠。

五.    在醫療意外(包括疾病合併症及藥物過敏反應)時,固沒有結果預知可能性也沒有無結果迴避可能性,但在「藥物過敏反應」方面,若病人早已告知其對某些特定藥物過敏,或病人已告知醫師,他有特殊疾病如蠶豆症G6PD,不能使用某些藥物,或知有特殊基因(HLA-B*1502),不能使用Carbamazepine抗癲癇藥物,若醫師因一時疏忽仍誤用該過敏藥物,任由病人發生過敏反應,則醫師亦難逃其咎,而必須要負擔民事賠償責任,則責任保險人就必須理賠。

六.    利用HLA-B*1502基因型檢測預防使用Carbamazepine藥 物誘發史蒂芬強生症候群的前瞻性研究 :透過用藥前的基因檢測,台灣人服用卡馬西平造成嚴重過敏的機率,可從10萬分之59,降到和白種人一樣的10萬分之2。此為台灣第一個基因研究的技轉商品,將於 61日列入健保給付,癲癇、三叉神經痛、尿崩、躁鬱症病患,可檢測是否卡馬西平藥物過敏 ,每人可向申報1次,健保給付點數為3285 (1點約1)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