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在台灣有幾個碰不得的話題,如女人話題、原住民話題、隱私權話題、愛滋病話題、墮胎話題、不急救DNR話題等等,大家都要遵循主流意見,等因奉此,否則動輒成了沙豬、種族歧視者或劊子手,千夫所指的古今罪人。鴨嘴大夫看到許多法令對愛滋病病患保護之週到,可說是已到盡善盡美、無微不至的程度,甚至把保障愛滋病患的隱私權無限上綱,寧讓急救醫師不知病患罹患愛滋而曝險,事後得病再補償,也不願在健保卡或病歷上註記,不願愛滋病病人被貼上標籤。該法立法之嚴謹週到,不禁讓鴨嘴大夫甘冒大不諱而合理懷疑,該法是否由愛滋病病人本人所立的草案?

二.  其實當然如人性尊嚴、生命法益本應置於第一位,無庸置疑,但把隱私權無限上綱,認為比醫護人員的生命權、健康權還要重要,就未免有點矯枉過正了吧!好有一比,許多初學法律者最愛把憲法無限上綱,動不動就說違憲,要發動違憲審查,令許多憲法學者,啼笑皆非,其實這就有如在醫界,臨床上說類固醇藥用得愈多的醫師就是醫術愈不好的醫師一樣,何需動不動就要動用尚方寶劍?

三.  即日起,鴨嘴大夫的「醫師風險管理電子報」,只限提供訂戶「醫療風險管理」方面的諮詢,並以本報報導之內容相關者為主,包括醫學流行病學諮詢、指導尋求協助管道、轉介專業律師等,絕無涉及律師訴訟業務,因為醫療風險管理諮詢只是對讀者的一種售後服務,並無對價關係可言。鴨嘴大夫堅持絕不涉及訴訟,也不提供書寫訴狀服務,一來是因鴨嘴大夫非專業律師,二來是真的力有未逮,鴨嘴大夫本身並不懂複雜艱深的訴訟程序,故醫療風險管理諮詢進入司法程序時,則必須由本報顧問律師全權接手,不能再諮詢發行人鴨嘴大夫,以免害鴨嘴大夫捲入訴訟行為,而有觸法違反律師法之嫌。至於對非訂戶醫師本報並無存在任何義務,最多也只能轉介給顧問律師服務而已。

四.  鴨嘴大夫十一月一日要入院開刀拿輸尿管結石了,可嘆仍放不下本業,前一夜還是想看完晚上門診,十點以後才去住院。並非鴨嘴大夫在意微薄的門診收入,主要還是因臨時開脫,怕讓遠道或專程自費來看病的老病患白跑一趟,對不起她們。鴨嘴大夫經常浴血開刀,習以為常,一但輪為當病人被開刀的對象,心裡還真有點毛毛的,也不知道是在緊張些什麼?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