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藥師公會全聯會積極進取,藥事照護列入長期照護雙法,反對指示用藥品開放由超商販賣尚屬合情合理,但反對開放醫師兼具藥師身分者調劑及反對藥師支援診所兼差賺外快就令人匪夷所思。試想自己藥師身分不也是靠國家考試取得,醫師通過藥師執照考試,與他們有何不同?只因為他出身不正?就不能調劑,把自己人都拒於千里之外,置國家考試的權威性於不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二.  尤其甚者,反對藥師支援診所更是為反對而反對,不過是在苛求診所必須找兩班藥師輪早午晚三班,或藥師一人身兼三班,藥師公會完全不考慮到由藥師支援兼職,對藥師收入不無小補,且較可能讓藥師有足夠的休閒生活。如今藥師公會全聯會走火入魔,已運作到不但行政單位衛生署同意不能支援,連因而誤導行政法院,取得共識認同有關單位認為藥師人力足夠,不需支援,違者依法處罰。

三.  可見藥師公會真的是在為全體會員做事,不勝餘力爭取福利,雖然矯枉過正,其行可嘉,其情可憫。蓋物極必反,凡事霸權就要善盡義務,無限擴張藥師權利,不准醫師插足病人用藥指導,最後導致「醫療不幸」中的藥物副作用及交互反應的醫療事故,或「醫療意外」中的藥物過敏與急性過敏反應猝死的醫療事故,都必須由藥師獨立承擔藥事刑事、民事責任。反之,醫師公會或全聯會大都為在自己將來擔任國策顧問或衛生署署長而舖路,打點人際關係八面玲瓏,不敢得罪長官忤逆上司,根本就忽略了醫師會員的基本福利,服務醫師至今仍無法加入勞基法,真是全天下最大的笑話。

四.  民主自由國家的好處就是人人享盡自由,甚至可以自由到隨心所欲,自由到可以限制別人的自由。連威權時代的出版審查是用來箝制人民的言論自由,防止異議言論,解嚴後公會成為小個一言堂團體,大家坐地分贓,醫界尤其保守,今日連出版法都廢除了,台灣早已不再是有新聞審查或出版審查的警察國家,人人不但可以言論自由,學術自由下,每個人都可發表自己的想法,刑法一OO條業已廢除,台灣早已沒有思想犯的指控了,但只有小家子氣的醫界仍執迷不悟思想管制,公器私用箝制自由,我行我素唯我獨尊。開會時只允許一言堂,容不下異端雜論,任少數德高望重雄霸一方的大老,權迷心竅工於心計,已忘了您也應該擁有與我同樣的自由,居然理直氣壯一直認為,不但只有我才有自由,更有不允許您也一樣自由的至高自由。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