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報載醫師未替心絞痛病患叫救護車,病人自搭計程車轉院,中途心肌梗塞而死,醫師過失致死起訴。想起1974年,鴨嘴大夫在馬偕醫院當實習醫師時,剛好在內科急診值班,聽到護士小姐呼叫實習醫師說有病人主訴胸痛,鴨嘴大夫轉頭拿個血壓計,一分鐘都沒延誤,正要走到病人身邊時,病人已沒呼吸,且心跳停止,連忙開始CPR,叫住院醫師來也回天乏術,第二天鴨嘴大夫被主治醫師罵得半死,但也都沒人告知實習醫師應如何急救?當時應如何避免猝死?

二.  耳聞當年有一位知名的心臟科權威醫師,一日他自己心肌梗塞發作,因心室悸動flutter亂跳。該名醫趕到急診室,想只要請人用心臟電擊器電擊一下,讓心跳停止後,重新起跳就會正常(有如電腦當機時,重開機)即可。當場問值班護士會不會使用心臟電擊器急救?一聽到護士說她不會時,連心臟專家也只能大嘆一口氣,輕呼「完了,完了」,就此一命嗚呼哀哉了。

三.  其實病人心肌梗塞發作,在家裡就不知耽擱多少寶貴時間,診間醫師叫救護車就可能挽回一命嗎?對這種突然發作性的心肌梗塞來說,醫師都尚未開始醫療行為(除了給病人含一顆千硝化甘油舌下片),蓋本身疾病病程即是如此急遽惡化,既與手術或用藥無關,不但無「結果預見可能性」,也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醫師及時診斷出來也一樣是束手無策。怎麼可能要教看診醫師為當時的交通阻塞來負刑責?難道病人早在十分鐘內到達三總就一定有救嗎?何況當病人在家中發作時,家人手足無措,要不要送醫都七嘴八舌,猶豫不決,就不知浪費少時間延誤送醫的時間,這難道就都不要自行負責了嗎(與有過失)?

四.  鴨嘴大夫的「醫療風險理論」就是要求法官、律師、醫師、病人都能採用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共同語言,用一致的思考模式的來看待醫療事故。將心比心.,不要用事後孔明來斬釘截鐵,追究當時為什麼沒想到的責任? (參考魏宣儀,從兩岸醫療糾紛處理論醫療事故無過失補償制度之可行性,:第六章,中國文化大學法研所碩士論文,946),更不要瞎子摸象,自以為是。

五.  醫療風險與審判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