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鴨嘴大夫為了配合銘傳大學法律系的醫療法規課程,因為是選修課程,上學期就排在星期三晚上,鴨嘴大夫星期三晚上門診只好破例停診。為了春風化雨,犧牲五倍門診收入,不是teaching-mania如鴨嘴大夫,恐亦不多見。

二.  醫師朋友為大腸癌病人作腹腔鏡式根治手術,不慎傷及輸尿管,造成腎臟積水,手術後一個月後才發現,病人現仍在泌尿科搶救,先作腎臟造口術,後續當然還要請泌尿科醫師將輸尿管接通。病人遭此事故固然不幸,其實醫師當事人也惶惶不可終日,請教鴨嘴大夫只感一言難盡,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其實鴨嘴大夫真的是有話要說,蓋撇開受害病人的無奈,畢竟醫師也是在為病人的生命奮鬥,手術全程都有VCD攝影,佐證當時手術團隊之認真敬業,絕無怠惰鬆懈,醫師也業已盡了最大的努力了。

三.  其實醫療手術的併發症都是難免的,以大腸癌切除手術來說,癌症細胞的擴散造成局部沾粘剝離不易,眾所周知傷及輸尿管的併發率是腹部手術中最高的,據Anderson綜合7組共801病例分析,其發生率平均為37(0.7%∼57),(http://zy.qianlong.com/miniaoke/sngss/sngsszlyy/20110330-25903.html參照),加上直腸癌切除後,加作骨盆腔淋巴結廓清術者,在日本學者所發表的文獻中,病人的存活率較高,局部復發率較低,但手術所費的時間,失血量均明顯高出甚多,且術後排尿功能及男性性能受損機率等術後併發症高達90-100%。(參考林楨國,大腸直腸癌,http://homepage.vghtpe.gov.tw/~crs/disease/colcancer2.htm)。手術當中醫師當然知道要避免傷及輸尿管,而為了防止再發,又必須儘量擴大切除癌症病灶,而即使醫師盡最大努力去防阻輸尿管併發症的發生,終究無法難免其不發生,而不免發生,此在鴨嘴大夫的「醫療風險理論」上是屬可容許危險,尤其在三階理論上的違法性來說是「得病人承諾」,當然也阻卻違法,所以醫師應該沒有刑責的問題。

四.  問題是如此高深的刑法理論,忐忑不安的法律門外漢的醫師不但鴨子聽雷,而且曲高和寡,緩不濟急。更令鴨嘴大夫焦慮的是博士論文發表己兩年了,論文寫作期間鴨嘴大夫額外衍生出來的這一套「醫療風險理論」,把醫療事故依「結果預見可能性」及「結果迴避可能性」,分類為「醫療過失、醫療不幸、醫療意外」三種,形成醫法間的共同語言,協助法官來作進一步的法律評價,並足以來解釋醫療風險的去刑化,但到現在論文尚未完成,仍未問世,講了也是白講。

五.  對鴨嘴大夫的醫師朋友來說,病人受了傷害當然自責甚深,而即使鴨嘴大夫的理論讓他稍微安心一點,但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走完訴訟程序。前衛生署長林芳郁提倡的「醫療風險救濟基金」,人去樓空已經胎死腹中,又尚未得到當今為政者的共識。未來纏訟期間,醫師所歷經的眾律師、檢察官或法官中,只要有一位能瞭解「醫療風險理論」,或許對裁判結果有加速轉機,提早落幕之效,否則醫師常事人只有靠法院的自由心證,及祖上積德才可能全身而退,否則可能連醫師本行都無以為繼了。到最後終有一天,台灣社會只有等僅存的醫美醫師來動癌症根治手術,保證民眾命在旦夕,而且朝不保夕。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