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腰酸背痛腳麻共有四科醫師在看:神經內科、神經外科、骨科與復健科,就像感冒一樣,內科、耳鼻喉科、小兒科、家醫科,大家都看同樣的病,病人也各有所好,雖看病重點不同,也各有風險,但還不至於用鋸箭療法---外科醫師把露出體外的箭尾鋸斷,留在體內的箭頭就請內科醫師負責,但診斷功力方面,還是有所差距。鴨嘴大夫腳麻二年,看過三科不同的醫師後,目前已確定腳麻的原因是因為脊椎狹窄,壓迫脊髓的血管而造成的,有如坐久後營養坐骨神經的血管受壓,血液循環差而下肢發麻一樣,最終只有開刀減壓一途。

二.  只有恐龍立委,沒有恐龍法官。法官依法辦案,法條如何立,法官就得如何判,法官不能造法,也不能羅織犯罪,有問題的是立法的人才對。法官一定比任何人都懂法律,銓釋法條可能會有不同見解,但是絕對可受公評,罵法官恐龍的人有否把整篇判決文唸完一遍?懂不懂判決的理由洋洋灑灑在講些什麼?令人懷疑,鴨嘴大夫唸過九年法律都唸得頭昏腦漲,似懂非懂,但心中卻真的折服不已。法官做人也許粗糙不夠圓滑,如退休的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近日對祕密分案的批判,但大法官的高風亮節,不容汙衊。

三.  鴨嘴大夫在34日台灣婦產科醫學會101年度年會暨擴大學術研討會的醫療法律倫理課程中,擔任第二場的共同主持人時,向蒞臨演講的三位法官請求,請法院多多利用我們台灣婦產科醫會會的醫療糾紛委員會的醫療鑑定。蓋醫學會不但有學術委員會作為初審報告的學術支援,初審委員都是來自各地區教學醫院的主任級醫師,再加上我們委員中又有六位醫師法律人共同審議。出爐的鑑定報告保證符合法院的需求,而且可以在2~3個月內完成,鴨嘴大夫並向法官保證,我們學法律的絕不會護短,保證實話實說,因為我們不會為了會員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而干冒偽證罪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的危險云云。不知鴨嘴大夫有否招攬生意之嫌?

四.  鴨嘴大夫的長毛臘腸Kitty小狗,二度咬毀鴨嘴大夫的漸近式無框眼鏡,35日被判入監服自由刑,鴨嘴大夫決定把牠關在浴室至少一週。不談鴨嘴大夫的卡迪亞眼鏡價高四五萬新台幣,早先咬損一只,鏡片全毀,鏡架支離破碎,才換新不了半年,居然跳上床上把放在筒子內的眼鏡咬下床恣意破壞,面目全非,連鴨嘴大夫都要發狂了。

五.  可嘆從小養狗,自阿富汗南茜的經驗已知公寓大廈不可養大型狗,否則人狗都很可憐,而且也領悟到只能母狗不能養公狗,蓋公狗灑尿時亂槍泗射,家俱到處一片尿海,連客人來訪,只要站著不動,馬上被當作柱子灑一泡尿佔領,實在尷尬。而所有小狗共同最可怕的夢魘是主人都必須陪牠渡過咬牙期,不知是否長牙,到處亂咬,破壞真皮沙發、鋼琴董傢俱,無所不能,小狗咬牙主人切齒,但從未碰過嚴重到破壞主人兩副高檔眼鏡這種不可思議的事。鴨嘴大夫不禁要懷疑是否又要開始重新評估,公寓大廈可不以養狗?至少任意放養,任狗自由行,連正常生活都受影響,已是任何人都無法再忍受的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