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一九八二年,三十年前,鴨嘴大夫在長庚醫院擔任主治醫師時,因急性膽囊炎住院林口開腹作膽囊切除術,連住院共休息十天就被通知上班,鴨嘴大夫還自嘲病人開腹手術醫囑都要休養一個月才能工作,逞強結果是造成腹部傷口疝氣。一九九三年,鴨嘴大夫自己開業時,為減肥到北醫開台灣首例的胃縮小手術,住院八天,出院第二就上班動刀開剖腹生產手術了,結果是腹部的傷口疝氣更形擴大。

二.  此次二O一二年在長庚醫院開脊椎大手術,住院六天,出院隔天鴨嘴大夫就開始看門診了。鴨嘴大夫自己是老闆,自虐當然不算是血汗診所,反倒是護士們知恩圖報,對鴨嘴大夫抱病看診,沒有放長假一個月,讓她們有工作作,有薪水領,感激流涕。好在託經濟不景氣之福,門診病人稀稀疏疏,鴨嘴大夫得以平安過關苟延殘喘,除非手術固定脊椎的螺絲鬆掉,這次應該不會有什麼併發症吧!

三.  近年來有好幾件產科的醫療糾紛,臨床上明明是羊水栓塞,但法醫個人解剖診斷結果居然大相逕庭,有的法醫突發奇想,竟解讀說是水份補充過多(一樣也會成肺水腫),有的法醫則說是因傷口裂開,或子宮動脈血管未縫合綁緊造成腹內出血,可嘆鴨嘴大夫接生三十年,也沒聽過這樣會導致呼吸衰竭,血液不凝者?法醫固然可以有個人見解,若眾所周知已證明背離醫學常理,卻又因攸關面子問題堅持己見,把一個單純的醫療意外官司拖上五年十年,害法官仍無法下判決,法醫診斷錯誤,難道就可以消遙法外,不必負任何法律責任嗎?法醫自圓其說不肯更正錯誤,又沒有再解剖鑑定可以審查或反駁他的死因檢驗報告,因而更是有恃無恐,吃了秤鉈鐵了心死不認錯。

四.  鴨嘴大夫認為,法醫鑑定也應有分級救濟制度,法官或檢察官至少可以逕行指定上級法醫研究所再作二次鑑定以還清死因真相;或是在衛生署的醫事審議委員會審議時,把負責解剖的法醫也調來審議委員會,與初審醫師一同接受質詢,直接向臨床醫師委員解釋清楚,為什什麼不是羊水栓塞?該作的大體解剖與病理顯微鏡檢查是否完備?由醫師專業間的對話討論,至少可以還原真相,找出事實。

五.  當法醫在法庭上忽視臨床所見背離實證醫學,唯我獨尊大放厥辭,一味堅持什麼水份量補充不足或沒有縫合動脈的無稽看法時,真令人不禁要為他捏一把冷汗。蓋剖腹生產縫合傷口時,通常就連動靜脈血管都一併縫合了,鴨嘴大夫剖腹生產三十年來,從來就沒有嘗試過,還要再另外去分離找出子宮動脈血管再縫合綁緊的愚蠢舉止,何況懷孕的子宮在分娩後突然縮小時,其實子宮肌層即會壓迫血管自行止血。在法庭沒有專家證人可茲抗辯,無法透過醫學專業間的對論,只見法官都被法醫唬得目瞪口呆,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歪理愈聽愈糊塗,難道法醫就不必負誤診誤導的偽證罪的法律責任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