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714日下午,鴨嘴大夫大病初癒,仍欣然參加行政院衛生署「守護台灣醫療高峰會議」會前會議程~ 醫療刑責合理化與醫療事故救濟。到場的有刑法權威甘添貴教授及鴨嘴大夫在政大博士班時,醫療法律的啟蒙老師楊秀儀教授,聽聽老師級實質法律人的見解,果然受益良多,尤其甘教授提出的「修復式司法」,期待醫病法有溝通對話的機會;楊秀儀教授的一句「醫界不要有受害人情結,不要把起訴人都當刀必必刁民」,更是發人深省。

二.  鴨嘴大夫現場也提出個人的另類看法,即:醫療刑責合理化應自「醫療風險免責化」開始,其次是「醫療風險的疏失責任去刑化」,並維持「醫療過失刑責化」。這是自不同角度的另類思考,跳脫醫界一廂情願,妄想醫療糾紛去刑化的幼稚想法。其實不能否認的是,醫師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遇到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的醫療風險事故時,明明是可容許之危險,並非醫療過失,但結果醫師還被法院判刑,如注射抗生素ampicillin急性過敏致死的醫療意外,或生產合併羊水栓塞致死的醫療意外,明明是不可抗力的醫療不幸(沒有結果迴避可能性),甚至是不可意料(沒有結果預見可能性)的醫療意外,醫師都沒有錯仍都會被判業務過失致人於死,醫師當然覺得不公平,無法接受。

三.  何況醫療風險佔全部醫療事故的72%,不知何時運氣不好,醫師隨時就會碰到,多作多錯,醫師當然人人自危,遑遑不可終日。而事實上也是這些屬於醫療風險的醫療事故才會有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有理講不清的議論紛紛,若是醫師開刀開錯部位的醫療過失,依事實自證原則,那容醫師狡辯?醫師自然鼻子一摸,趕緊賠錢道歉和解,不但啞口無言,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鴨嘴大夫經常在衛生局的醫療爭議調處擔任醫師公會代表,十之八九都是因為是醫療風險的醫療事故才需要調處。應用到楊秀儀老師所講的病人三大需求原則:1.資訊需求,2.情緒需求,3.補償求來看,實務上都可以在醫療爭議調處讓病人得到滿足,再加上醫師的精神慰撫金,調處的律師委員推波助瀾之下的游說,大部份醫療風險的醫療爭議即可圓滿順利和解,何勞上法院,消耗司法資源。

四.  反之,醫療事故若是單純有結果預見可能性(應注意),又有結果迴避可能性(能注意),而違反一般醫療常規(不注意)者,就是醫療過失,醫師有過失,造成病人傷體亡,當然就是重大過失,所以必須維持醫療過失刑責化,甚至一罪四罰。不過可能的話,醫師也是希望能夠私下和解,免得丟人現眼,身敗名裂.何勞浪費訴訟勞費。

五.  可嘆鴨嘴大夫當場唸了十五分鐘發言稿,講得口沫橫飛,但現場醫師都沒有半聲迴響,可能是鴨嘴大夫辭不答意,不知所云?也可能是曲高和寡,自說自話?或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好在臨走前,楊秀儀教授還安慰了鴨嘴大夫這位年老高徒說:「講得很好,但太深了,沒有幾個人聽得懂」,讓鴨嘴大夫聊表安慰,心安理得一點。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