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醫師最不服氣的是發生醫療風險事故,明明是可容許之危險,醫師已盡最大努力去防阻仍不幸發生,沒有過失還要依業務過失判刑。所以鴨嘴大夫提議另類思考,要刑責明確化首先就是要確定「醫療風險免責化」,然後是「醫療風險疏失責任去刑化」,而且依照平等原則,必須維持一貫的「醫療過失刑責化」,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二.  其實醫師最害怕的是冗長的刑事訴訟過程,即使是醫療風險事故,也必須歷經數年訴訟勞費才能證明醫師沒有過失,還醫師一個清白,但已是為時已晚大勢已去,所以鴨嘴大夫認為,醫界目前最急迫的是要求法務部修法,使「醫療糾紛去刑事化」。

三.  醫界必須覺悟,醫療糾紛不可能去刑化,但醫療糾紛至少可以自擺脫刑事訴訟勞費,著手修法讓「醫療糾紛去刑事訴訟化」。如先透過「修復式司法」溝通對話,並由各縣市衛生局的醫療爭議調處機制來篩檢醫療風險,早日和解、調解;即使醫療過失,依事實自證原則,醫師也必須自認道歉,透過調解早日賠償病人,填補損害。

四.  針對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的醫療風險事故,若已有風險受害救濟制度者(如藥害、預防接種受害)就由該基金會對受害人急難救助,發放定額救濟金;若沒有風險受害救濟制度者,因為醫師沒有過失不成立侵權行為,只好透過調解,由與病人簽訂醫療契約的當事人醫療院所,依契約不履行(給付不全或加害給付)先行民事賠償。醫病雙方有此共識與默契,醫療糾紛就不必一定要透過冗長的刑事訴訟程序,才能找到公平正義,圓滿解決。

五.  陳長文律師對如何糾正以刑逼民及濫訴的提議如下,可供參考:(1).修法加強民法侵權行為的救濟,讓民事求償走得通。(2).讓刑事訴訟不被工具化(不縱容以刑逼民的告訴或自訴),檢察官(法官)應使本不該被刑事訴追者,免除程序勞費騷擾,以及妥善運用微罪不舉、緩起訴/緩刑等機制。(3).司法院也應擴大指定法院設立醫事法庭(醫療法第八十三條),以妥速審理醫療糾紛的民、刑案件。(4).自訴可能是造成濫訴醫師的工具,自訴制度設計的原始目的在於制衡檢察官濫權不起訴,本非刑事訴訟權利的核心,因此修法廢止自訴制度此其時也。(參考陳長文,天堂不撤守-以人為本醫療糾紛解決之道,中國時報  2012-07-16,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2/112012071600352.html)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