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甘添貴教授曰:關於醫療糾紛去刑化到醫療責任明確化,醫師之間本身自己的訴求就不一致,各說各話,其實都是各有所圖。不少半調子的醫師法律人如鴨嘴大夫者都只會大嗚大放,唬得不懂法又大權在握的醫界大老言聽計從,連自己在訴求什麼也一知半解?

二.    陳聰富教授說,工程爭議調解會時,都會有一個工程師專家配一個律師或對工程法規有研究的法學者參與調解,使得調解都能順利成立。而且若調解委員是律師時,就搭配一位工程師當調解員,若調解委員是工程師時,就搭配一位律師當調解員,互通有無。其實台北市衛生局的醫療爭議調處委員會一向也都做得有聲有色,委員們大都是律師,搭配醫師公會代表指派專科醫師理事當公會代表,負責解釋醫療問題,許多醫療風險爭議都因而迎刃而解。

三.    問題是一但碰到委員是資深醫界大老時,因為公會代表也是醫師,獨缺一名法律專家來作居間調解,事情就往往只能和稀泥,不了了之。其實官位那麼多,不懂法律的醫界大老何必去淌混水,幹嘛偏偏愛去當個醫療爭議調處委員,以驕其妻妾?尸位素餐佔著毛坑不拉屎,結果不過自取侮辱?

四.    人生不外求名求利求權,下位者求利,中位者求名,上位者求權,好官我自為之,誰又管用人唯才,人盡其才?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