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7 27日鴨嘴大夫參加衛生署的「醫事爭議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草案」修法會議,修法原則洋洋灑灑寫了一大堆。第一步是要先強制規定醫師投保責任保險,規劃未來由全聯會主辦醫師責任保險合作社,並設醫師風險管理中心協助解決醫療糾紛,第二步要衛生署整合「醫療風險受害救濟基金」定額救濟,統設一個審查委員會,包括各科專家委員及同一組法律委員、社會公正人士擔任,並統一財政管理。第三步由衛生署委託全聯會的醫師責任保險合作社,承辦「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限額補償。

二.  其實吃緊弄破碗,歸樸反真鴨嘴大夫認為,衛生署修法的重點應放在強制調解、開放民間鑑定,並強制醫師投保責任保險足矣,只要求早日「醫療糾紛去刑事訴訟化」,把風險救濟與事故補都放在醫療法修法即可。

三.  醫療刑責明確化下,即使「醫療風險免責化」已達到共識,只要「醫學學術鑑定」證明該醫療事故只是一種醫療風險,為可容許之危險,加上「醫療過程鑑定」證實醫師已盡最大努力去防阻,並沒有違反醫療常規,則醫師應該完全免除法律責任。問題是醫師仍要歷經三~五年,或長達七~九年的訴訟煎熬,才能透過司法程序,還我醫師清白,最後醫師不但離職失業身敗名裂,診所無以為繼也都關門倒閉了。彰化一位學弟發生羊水栓塞事故爭議,打了九年官司才獲勝訴,終於還醫師清白了,但病人已跑掉大半,風光不再。所以醫療糾紛雖然不可能去刑化,也不必去刑化,但醫療糾紛至少可以自擺脫刑事訴訟的糾纏勞費著手修法去刑事化,實質讓「醫療糾紛去刑事訴訟化」。

四.  沒有唸過法律的醫師講「療糾紛去刑化」,大家都同在一條船上,感同身受情有可原。剛開始唸法律的醫師講「療糾紛去刑化」,蓋初出茅廬義憤填膺,初生之犢不怕虎,血氣方剛後生可畏。但若醫師唸到法學碩士,甚至博士了還在自我憐憫,妄想「療糾紛去刑化」,不是賣弄學問恃寵而驕,就是春夢未醒自我膨脹,至此仍恃才傲物唯我獨尊,就有點不知所學何物了?撫今追昔,鴨嘴大夫當年研一研二時為了「療糾紛去刑化」舌戰同學,挑釁教授,一付典型trouble-maker的頭痛人物,,也是必經的法學成長過程。如今鴨嘴大夫己成熟,到「療糾紛去刑事化」了,也與醫界理念漸行漸遠,不知到底是喜,是悲?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