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Jeff老貓死了的後遺症之一是留下兩大包貓沙及兩大箱魚罐頭。光顧十多年的寵物老店新換店長,居然翻臉說出貨超過一個月就不能退貨,但我們是想交換成狗食,並不是要拿錢回來,何況臘腸孫才一歲半來日方長,還要繼續光顧十餘年長長久久,怎麼連鎖店的店員會如此氣焰囂張,翻臉不認人?令負責採購的護理長發誓今後絕對不再向他們的店購買任東西,而且要奔走相告。其實貓砂貓食送人家也可以,但店員面對老顧客,遭遇到這種不可抗力的意外事件,不但不同情安慰,還如此冷血理直氣壯。君子報仇三年不遲,待兩三年後鴨嘴大夫考上律師高考,一定要把該寵物連鎖店列入被告名單,閒閒無事周旋到底。

二.  鴨嘴大夫習法九年,包括還到政大修了一個保險法博士,可惜一直都不能學以致用。即使參與衛生署醫療法規的開會,人微言輕不受重視,可是有些法理本來就該被遵循,官員學者亦不可能萬事皆通,涉及鴨嘴大夫研究五年的保險法領域的一些見解或意見,居然也都不願採納,就有點納悶?其實即使採用了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又不關什麼生死大事)。何況鴨嘴大夫不求名,不求利,不求權,都還無法下情上達,枉費不知國家培養一位博士生的昂貴代價有多高,令人心灰意冷。

三.  主要也是為了最近通過的「生育事故救濟計畫」及「醫療糾紛處理與事故補償法」有些立法瑕疵,鴨嘴大夫顧慮的是日後若要延續下去,恐怕就會出現立法上的法律用詞及制度上的傳承障礙;既然現在瑕疵都已明擺在前,不識者仍一意孤行,只恐壞了政府施政的美意,不得不期望藉由鴨嘴大夫好朋友思源兄,轉達給他的師大附中同學陳沖院長,期望透過院長的大仁大智,尋求能否再作一番修正調整,以求盡善完美。若官員們能放下身段,聽聽有近四十年臨床執業經驗的老醫師,唸完四年政大法律研究所,及五年政大風險管理與保險研究所的一些學術看法,就算是野人獻曝,至少也希望能體諒出學者憂國憂民憂醫的用心良苦。

四.  其實鴨嘴大夫對「醫療糾紛處理與事故補償法」的修法訴求並不複雜,除了建議本法應改名為「醫療糾紛處理與風險救濟法」外,也沒有什麼高深學理,僅列出以下五點摘要提供長官參酌,亦即:1.遵循「事故補償,風險救濟,過失賠償」的保險法理。2.當務之急是開放民間鑑定及衛生局調處管道,讓「醫療糾紛去刑事訴訟化」。3.強制執業醫師投保「醫師責任保險」,馬上可以立竿見影。4.因為醫療風險醫師沒有過失責任,就應該先整合「不責難醫療風險救濟制度」,水到渠成馬上就可以解決六大救命科的危急存亡。5.「不責難事故補償」要求民眾出錢出力,又要受害人寬大為懷,不論對錯都要原諒醫師,不只緣木求魚,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